位置:首页 > 总裁 > 曼曼婚途为君顾
曼曼婚途为君顾

曼曼婚途为君顾

  • 热度:
  • 时间:2019/7/27 2:24:25
  • 作者:圆舞舞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结婚三年,老公出轨表妹,被她捉奸在床。“离婚吧,我爱的人是她!”陈曼带着满身伤痕,恨恨道,“江怀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一个转身,误打误撞睡了名震京城的大人物,换得一句:“陈曼,嫁给我,我帮你报仇!”他明明有着显赫的身份,却偏偏纠缠她一个离婚妇女。帮她,护她,宠她,睡她,却独独不说爱她!她以为他是她漫漫婚途上的最终归宿,却没想到两人之间的相遇,本身就是一场阴谋……

精彩章节预览

陈曼拖着行李箱,在家门口驻足。

她没有开门,点了一支烟,慢慢抽着,想要缓解一下酒精过度之后的心跳。

“小妖精,敢偷袭我,我看你往哪儿逃!”

屋中传来男人的笑声。

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江怀安。

陌生,是因为她从来没听过江怀安这么放荡的笑。

“哎呀,姐夫,别这样,我受不了了!”

女人的呻吟声带着丝丝魅意。

“姐夫,我姐会不会回来啊?”

“不会,她出差了,至少要半个月才回,而且,听说她今天晚上有应酬。”

“是嘛……姐姐在外面应酬,姐夫你就放心?”

“关我屁事!”

“姐夫,你这就不对了,姐姐可是为了这个家……啊!姐夫你轻点儿……”

陈曼手上的烟灰抖了一下,冷笑。

她拿出手机,屏幕上还停留着宋小柔给她发的短信,“姐,快回来,姐夫生病了!”

她连夜赶回家,迎接她的,竟然是这样一出好戏。

陈曼拧开门锁,进屋,一脚踹开卧室的门。

“啊……”宋小柔看到陈曼进来,赶紧用手捂住脸,但是裸露的身体上尽是暧昧痕迹,全部暴露在陈曼的眼前。

“你怎么回来了?”江怀安面上有些不好看。

“我不回来,怎么看这一出好戏?”

陈曼拿着手机,对着两人,闪光灯亮个不停。

“你干什么!”

陈曼嗤笑:“还能干什么?帮你们合影留念!”

江怀安再也不顾自己赤身裸体,跳起来,一把夺过陈曼的手机,扔在地上。

陈曼要去捡,却被一只脚狠狠踩住。

“姐姐,你别生气,不怪姐夫,都怪我,是我倾慕姐夫,是我……”

宋小柔带着哭腔,蹲在陈曼身边,脚却踩在陈曼的手上,甚至转动脚跟,使劲折磨着陈曼的手指。

陈曼痛得不行,一把推开宋小柔,将手抽出来。

“哎呦”一声,宋小柔顺势摔倒在地。

“陈曼,你做什么!”江怀安扶起梨花带雨的宋小柔,看着陈曼,眸光不善。

陈曼握着被踩得麻木的手,冷笑:“我干什么?江怀安,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不知道她是我表妹?”

“姐……”宋小柔欲语还休,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陈曼阴鸷的眼眸,让她有些不敢造次。

索性就往后缩了缩,靠在江怀安的怀中。

“姐夫,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姐姐,是我勾引你的,你就让姐姐打我吧!”

“不怪你,是我要喜欢你的。”

江怀安摸着宋小柔的头发,温柔安抚。

宋小柔声音里虽是哭腔,但是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挑衅与自得。

“陈曼,这是你的亲表妹,你就忍心动手?你还有没有人性!我告诉你,是我要跟小柔在一起的,我对小柔才是真爱!”

陈曼眼睛通红。

多久了。

江怀安多久没有说过爱字?

结婚的时候用一根狗尾巴草圈成的戒指,套在她手上,也只是红着脸说“曼曼,我一定对你好”的江怀安,现在竟然对宋小柔轻易说出真爱!

她以为江怀安是个腼腆内敛的人,说得少,但是现在却和她的亲表妹搞在一起!

陈曼捡起手机,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儿?”

“呵,给你们真爱腾地方!”她看着江怀安拉着自己的手腕,冷笑:“难不成江先生还要飞燕合德一块来,搞三p?”

江怀安眼睛亮了亮。

陈曼却觉得无比恶心。

她一把甩开江怀安的手,转身就走。

江怀安却把陈曼手机抢过来,从楼上扔了下去。

“你现在可以滚了!”

没有了伪装的江怀安,面目可憎到令人发指。

陈曼被一对狗男女赶出了自己的家门。

她在公用电话厅,凭着印象,拨了一个号码,“你现在在哪儿,准备好,我现在过去。”

一个月前,她在江怀安的领口发现了一个唇印,于是便请了私家侦探搜集江怀安出轨的事实。

没想到证据还未到手,宋小柔主动自爆示威。

刚刚拍床照的手机,被江怀安毁了,她必须要拿到证据才行。

电话对面,那个私家侦探好像顿了片刻,道:“白马会馆,总统套房。”

他的声音,好像和之前听到的不太像,好像更加低沉暗哑,带着些诱惑的味道。

陈曼此刻怒火中烧,不疑有他,打车直接过去,敲开了白马会馆的房门。

良久,房门才被打开。

“来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慵懒。

陈曼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抓了进去,扔在床上。

炙热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几乎将陈曼淹没。

陈曼被吻得透不过气来。

男人力气很大,她想要推拒,却反被钳制住双手,举过头顶,扣住。

突然,陈曼感觉下面一凉,接着,“撕拉”一声。

是裙摆被撕破的声音。

陈曼吓了一跳,猛一咬牙。

口中瞬间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

男人松开她。

陈曼这才看清楚男人的长相。

这是一张俊朗无双的脸,好看的眉眼,英挺的鼻梁,坚毅的脸庞如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不过眼眸中的猩红,以及微抿的唇,彰显着他的不快。

陈曼微微怔了一下,没由来的,总觉得有几分眼熟。

不过,她是来找她的私家侦探的,这人是谁?

“你是谁?”

“你不知道我是谁?”男人反问。

陈曼冷笑,“我凭什么知道你是谁?从监狱里刚放出来的强奸犯?”

男人面上搵怒,隐忍不发。

“你打电话说要过来,怎么,这会儿却立起了牌坊?”

“我给你打电话?我不认识你,怎么给你打电话?”

“装得挺像!”

男人冷笑,性感的薄唇吐出一串号码,正是陈曼的手机号。

陈曼惊异。

她什么时候给这人打电话了?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无辜,自顾扳过她的脸,炙热的吻重新落下。

“唔!”陈曼想要闪躲,却被男人捏住下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强壮的身体压着她,让她无力反抗。

在床上,她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女人,反而这个的男人,格外老道。

他轻车熟路撕开她身上的丝绸衬衫,手指沿着锁骨一路滑下,绕过腋下,在她背后轻轻一捏,只用了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将她的内衣脱了下来。

“啊!”

陈曼条件反应地抬手,想要挡住身前一片春光。但是男人眼疾手快,猛地一抽,将内衣抽出来,扔在一边。

“你!”陈曼恼羞成怒,抱着肩膀,瑟瑟发抖地像床脚缩去。

她不知道,这样的动作,在男人的眼中,更显曲线,格外诱人。

“欲拒还迎?”

男人嗤笑一声,带着浓重的嘲讽。

“谁跟你欲拒还迎!把衣服给我!”

男人手指拎着刚解下的内衣,在面前晃了晃,陈曼伸手要抓,他突然一抬手,朝着空中扔去。

内衣轻飘飘地划过一道抛物线,挂在了水晶吊灯上面,落下斑驳晃动的影子。

陈曼愣住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就被男人捉住脚踝,朝身下拖去。

“啊!”

热吻从颈间一路向下,好不怜惜,带着气息混乱的噬咬,温热的大手在软绵的曲线上来回流连,逗弄着她的情绪。

陌生的快感从胸前胀起,迅速如电流一般传到四肢百骸。

这种感觉让陈曼觉得可怕,明明这是个对她用强的男人,为什么身体这么不能自控,想要让他进一步碰触?

陈曼觉得快要抵挡不住了!

就在陈曼的意识快要涣散的时候,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伴着湿滑的舌尖,缠绕着陈曼小巧的耳朵。

“你的身体可比你表现得诚实多了!”

她瞬间清醒过来,羞愤难当。

她在干什么?

怎么随随便便就着了道儿,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她这样的行径,和江怀安有什么区别?

“啪”得一声。

陈曼抬手,给了男人一巴掌。

男人面上,不知是因情欲,还是因为这一巴掌,染上了红色。

他眯起眼睛,冷声道:“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女人。”

“是么?或者你会成为我第一个废掉的男人!”陈曼得了这个空隙,抬腿朝着那人那儿踹去。

明明是突然踢出去的一脚,脚踝却被准确抓住。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主动权,又被男人掌控在手中。

“你松开!”

“呵呵!松开?”

他抓住陈曼的脚踝,往下一拉,将她的细腿缠在他结实的腰间。

陈曼大惊,“你干什么!”

“干你!”

布帛的撕裂声应声响起,接着,下面一股痛意袭来,陈曼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是处?”男人看着陈曼不适应的反应,有些讶异。

“不是!”

陈曼面上难掩尴尬,心中却是翻江倒海的恨意。

结婚三年,江怀安碰过自己的次数,屈指可数。

陈曼以为江怀安是天生寡情禁欲,所以,在别人眼中,他们的夫妻生活,已经少到完全可以算作冷暴力。

但是陈曼将之解读为,江怀安天生克制内敛。

她甚至还自我安慰,至少这样的江怀安,不会出轨。

而且,还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她一直在分公司工作,也就是半年前,刚刚调回海城的总公司。

聚少离多,没有夫妻生活,也是正常。

她这样的解读,一度被好友程燕嘲笑。

说她缺少性生活,处女膜早晚会长回去。

长没长回去她不知道,但是这几年的禁欲生活,除了给了她一顶绿帽子,什么都没有。

陈曼心中恨恨。

男人看着陈曼努力忍耐的表情,有些不忍:“疼?”

“不是。”

的确是有些疼的,但是陈曼很犟,坚决不说。

男人看着陈曼逞强的样子,忍不住低笑。

他放慢了动作,大手上下流连,撩拨得她身体一阵阵战栗。情事不多的身体,经不起撩动,很快便有了反应。

这种感觉太过糟糕,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却无法控制,男人的大手滑到哪里,哪里就忍不住贴上去。

陈曼咬着唇,欲哭无泪。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荡妇,毕竟,在江怀安眼中,她是一个无趣又死板的女人。现在怎么像是被灌了春药一般,浑身发烫,欲罢不能?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在自己身上缓缓动作的男人,大概明白的缘由。

这男人,实在长得太过英俊,这张脸,俨然就是活动的春药,更不用说那壮阔的胸肌,以及之下的八块腹肌。

饶是她性子冷清,见到这种极品身体,也忍不住吞口水。

陈曼不自觉地抬手,抚上男人的胸膛,学着他之前的手法,纤长手指一路向下,划过好看的肌肉曲线,在肚脐上饶了几圈,最终滑到人鱼线上,停住了。

她偏过头,面色红润,手指颤个不停。

真是脑子抽筋了!

怎么就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摸这个男人的身体,她到底是有多急色,多缺男人,才会这么急不可耐?

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离三十岁还差点儿,怎么就这么饥渴了?

还是说,真因为平常跟江怀安的夫妻生活太过冷淡,导致她需求旺盛?

男人戏谑地笑,“怎么不往下了?继续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胆子,敢撩拨我。原来是个怂货!”

陈曼猛然睁眼,怒视这个猖狂的男人。

“瞪我?怎么,我说的不是?”

男人说着,往她身体里使劲顶了两下。

本来还怒目圆睁的陈曼,瞬间眼神涣散,被他冲撞得没有一丝力气。

男人笑道:“我看你挺有力气,要不然,咱们换换花样?”

他慢慢退出,想要把陈曼的身体翻过去。

但是陈曼突然双腿盘上他的腰,一个旋身,把男人压在身下。

男人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嗤笑:“刚才还想废了我,怎么这会儿还想主动了!”

“话多!”陈曼低头,吻住他带着讽意的薄唇。

两人这场情事,简直就是一张征伐。

狠命噬咬,用尽全力,互不相让。

陈曼不是她的对手,精疲力竭之际,重新被男人翻身压下,抵死纠缠。

陈曼没有再反抗,索性享受这场激烈的情事。

凭什么江怀安能把小三带回家,当着她的面出轨,她就不能在外面找别的男人?

既然这个男人颜值高,功夫好,她为什么不能享受人生中没有体会过的乐趣?

她突然想到之前有人跟她说过,这种事儿,要是做了,就会上瘾。

结婚三年,她都在痛苦和冷漠中度过,从来没有这么渴望一个男人的怀抱和征伐。

就一次,不会上瘾吧。

她来不及细想,马上又被顶得尖叫一声。

生理性的泪水夺眶而出,头顶挂着内衣的吊灯光影闪烁,斑驳了视线。

陈曼闭上眼睛,身体的快感渐渐淹没她。

小编整理了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让你有恋爱的感觉,不看损失的是你。说不定看完让你想马上去谈恋爱。
  • 娇憨鲜妻:总裁别乱来

    结婚一年,渣男为了替心中的白月光守身,不惜骗她那方面不行,白月光回归,渣男设下圈套,让她名声狼藉,净身出户。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天集团首席执行官,挥手翻云覆雨。她满身是伤,狼狈不堪;他纵横几界,冷酷无情,唯独伸手将她从尘埃中拉了起来。他无所不及的宠她,帮她褪去无能的外衣,在时尚圈里一朝凌云,亦换得她一世情深。然而却在领证前夕,逼她吞下堕胎药。三年后,他强势回归,却带着他的合法妻子,手里还牵着一个小男孩。

  • 权后倾城

    仇家恨固然能动人心性,幸好女主智商一直在线。而男主在国家与爱人这个两难的抉择前,选择了既护她也护她所护,哪怕他的并不强健,哪怕他的双臂并不有力,仍旧为她撑起了一片避风港。当她不再是她,当初那个说着‘夫妻夫妻、连体连心’的人,是否还能‘幸甚相逢、暮雪白头’?且看“白凤浴火遗凰翡,三秋阅尽独拣梅”成就的是一段冠绝古今的佳话,还是一场被命运束缚的孽缘?

  • 曾经爱情那么甜

    万盛顶层,光亮如昼。苏小夏紧紧抱着顾北城,卖力迎合着他,一遍遍唤着:“北城,我爱你……”刷拉!帘幕落下。灰暗的星光幽幽闪现,照出满室光影烂漫,春色撩人。苏小夏被推压到了玻璃墙面,顾北城从后而入。尖叫未出,便被吞咽进喉咙。视线不期然地对上了父亲的沉痛的目光。潇潇夜风中,两鬓斑白的苏勇安面色苍白,浑身颤抖,挟裹着怒气的目光燃着雄雄火焰,似要焚净一切。苏小夏懵了,本该早睡的父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北城,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校园言情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惊悚恐怖 经典言情小说 职场小说 民国言情 总裁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宠文 都市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