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穿越 >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 热度:
  • 时间:2019/11/14 2:14:26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普通版 他对她说,最爱的人是她,可回头又娶了别人。只因为那两女子手握天下兵权。 妖娆王妃手中兵权半边天下,众人想要,却无人敢要。 娇柔郡主手中兵权亦是半边天下,众人追捧,用尽心机。 得到她们便是有了福星,但面对深爱的女子,何曾不觉得她是宝呢? 一个是细作,一个是王妃,还有一个是郡主。 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另外两个是他必须得到女人。 阴差阳错的产生爱情,也是一生一世扯不断的纠缠。无论这个细作怎么逃都逃不出他的手心,温柔的背后只有血淋淋的事实。争权,夺位,心计,只为权倾天下。 皇位真是那么令人着迷么? 皇子公主一同回答:是,我要做这天下主人! 爱情版 美女细作迷糊入错敌营,想脱身?难!腹黑皇子牵着你的鼻子走。小娘子,入了我的怀,还想去哪儿呢?

精彩章节预览

第一章我是细作

永和三十二年。

兀朝大地生平,百姓安居乐业。

京城。

车水马龙,门庭若市。街上往来交易,吆喝声,嬉闹声连成一片。一道身形清瘦的人影摇着手中小鼓,轻巧穿梭于人群之间。

指尖一勾,侧身一跃,就顺利偷到一个钱袋。略带灰尘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还将钱袋掂了几下。

忽的,一个跨篮女子匆匆而过,无意撞了这市井小人,而待到这市井小人摊开手掌之时,已有一张小条儿,上面清楚写着:“大皇子已到,速速行动。”

将这纸条放入口中,舌头一卷,便吞了下去。这便是细作收到指令之后最安全的销毁方法。

对面就是京城最著名的来福楼,这里的美食让人流连忘返,口水不断,听说就连吃过天下美食的当今皇上微服出巡都赞不绝口。

咽了咽口水,这偷钱袋的市井小人笑眼弯眉的,身形一转儿,就尾随两个客人钻了进去。

宾客满至,菜香飘扬,小二端着盘子灵巧地穿梭。市井小人朝着一桌打量好一会儿,搓了搓手,就过去了。

这桌客人只有两人,他们虽然衣着朴素,但明眼人也看得出那布匹是上好的锦缎,还有那一桌的美食,丝毫未动,两人面对而坐,似乎只在饮酒。

市井小人步伐极轻,她运气,轻点耳边穴位,竟能在这嘈杂之地听见那两人的对话。

一个男子说:“上半年收成如何?”

另一个回答道:“略有小成,但粮仓不满。”

男子又问:“可有偷懒?”

回道:“未有,皆埋头苦干。”

这应该便是他们之间所谓的暗号。密谋之人总会用另一种旁人不意察觉的事情来代替他们所谓的“正事”。这收成大概是指聚敛财物,粮仓就是聚财之地了。

市井小人勾起嘴角,假意经过,贴近问话男人,手指一伸,便勾住钱袋,再轻轻一挑,钱袋到手。只是,这绑钱袋的绳子未免也太长了吧?

市井小人暗中拉了几次,都不见那绳子脱下,情急之下唯有继续拉扯,可是耳边一道温纯声音传来:“你要扯我的裤带到什么时候?”

市井小人一扭头就对上一张眉目疏朗,温润如玉的脸。嘿嘿干笑两声,急忙行礼,市井小人道:“公子误会,小人以为这是小人的钱袋,还在奇怪为何拉不动呢?”

“哦?既然发现错了,为何还不松手,难道真要我长裤落地,你才罢休?”这男人笑若春风,但挑眉话语之间又是恶意连连。

市井小人暗骂一声混蛋!好端端的用裤带来绑钱袋,这大皇子到底是有多爱财啊!脸上笑容更加谄媚,市井小人道:“公子粮仓虽然未满,但收成还是不错,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公子不如做点好事,施舍小人一点儿?”

这一般被抓小贼都是脱身为先,这个小贼倒是还在念财?男子轻笑一声,问道:“你可知这粮食不易,都是农民辛苦劳作而来,如今你想投机取巧,岂不是不劳而获?”

“非也非也,小人也在劳作,只是被公子抓到了,嘿嘿,大家都在赚钱,只不过方法不同就是。”

“哈哈哈,你倒是有点意思。”男子起身而立,只比这市井小人高出半个头。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米洣!”

“米洣,你可愿意跟我做事?”男子依旧笑容满面。

“只要有银子,我就做!”

“呵呵,你倒是直接了。不过放心,跟着我不仅有银子,还有豪院大宅。”男子笑道。

市井小人暗中窃喜,这般就能打入敌营内部了,比想象中容易很多。一路上,米洣留下暗号,告知同伴事情成功。但同时也在猜想,这大皇子为人不是很谨慎么,怎么能这般用人不疑?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大皇子别有心思?

不管怎么说,能进入大皇子府,这就是一个开始!暗中为自己身为细作的第一个任务顺利而感到骄傲。

下了马车,随这位大皇子进入府中。只是踏入大门,得意地一个抬头,就看见房梁上高高挂起的牌匾。上面纯金字体,赫然写着“二皇子府”!

什么?

二皇子府!

这大皇子府怎么就变成二皇子府了?

米洣瞪大眼睛,身形不能动弹,直到二皇子过来推了一下:“还不进去?”

米洣愣愣看向二皇子,张口问道:“你,你是二皇子?”你不是大皇子吗?

二皇子轻声笑道:“我以为你知道我的身份,这才想跟着我做事,却不想你也是世俗之人。”

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以为你是大皇子哇!米洣眼珠一转儿,两只手立即捂着肚子,一声大喊:“哎呦,哎呦呦,我肚子疼……”必须离开这里,去找大皇子!

“茅厕就在里面,进去吧。”二皇子推了推米洣。

“二,二皇子,我,我不是想如厕,我,我就是知道您这么尊贵的身份,我紧张。您也知道,我就一个市井小人,在这市井之间打滚惯了,如今您真让我住豪宅大院,我不习惯啊……”

“习惯是要时间考验的。久了自然就会习惯,进去吧。”二皇子说着,对出来迎接的管家交代,“带他如厕。”便自顾大步而去。

米洣连接下来的理由都想好了,可这二皇子却走了。看着老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米洣想,还是开溜上策!可一转身,两个侍卫就拦了过来,接着身体就被这两个侍卫架着去了茅厕。

米洣在茅厕里悲哀啊,她身为秘密训练的细作,怎么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呢?这要是让主人知道了,她还有作为细作生存的资格么?

一边抱怨这二皇子好端端的干嘛要去来福楼,害得她认错人,进错了府,一边想着该怎么样逃离这里,去寻找正确的地方。米洣在茅厕里待了很长的时间,直到老管家进来,亲自慰问如厕是否舒畅?

被带到客房,洗了澡,换了衣服,米洣发现,自己是真的被控制住了行动,只要出门就有仆人跟着。米洣烦恼,身为细作,她怎么能这般丢脸?

在二皇子府待了三天,米洣就快崩溃了,这三天的时间,到底是耽误了多少信息啊!可偏偏同伴以为自己顺利进入大皇子府,没人来救哇。

眼瞅着二皇子骆哲大步而过,米洣就飞一般地冲过去,带着谄媚的笑说:“二皇子,小人来这已有三日,却迟迟没有事情可做,实在是闷得慌,而且小人只身习惯,这有人伺候,晚上实在是睡不着啊!”

骆哲屏退左右,轻笑道:“慢慢会习惯的。”就这么一句话就堵了米洣的两个理由。

“小人想起,家中还有一些东西未曾带来。”米洣要找理由出去。

“二皇子府中什么都有。”骆哲轻笑。

“我老娘的牌位在家无人供奉。”

“待会,我让人帮你取来。”

米洣彻底无语,这温润如玉,看似好相处的二皇子,实则是一个笑面虎,他这就是明显的软禁!无奈之下,米洣,唯有出了绝招以便脱身。

单手背后,袖中冒出一根银丝般的细针,迅速向骆哲手臂扎去,却不防他后退一步,掉头走了。

米洣追上两步,抬手又将细针拍下,谁知,骆哲忽然回头,收不回的手只好在空中转圈儿,从自己头上经过。米洣笑着:“这天气很好,我锻炼锻炼。”

只是,骆哲盯着他微笑,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似水的柔情。米洣全身不自在,找准时机,准备再次拍下细针,却不防,骆哲说:“原来你是女子啊。”

女子?

米洣大惊,这才发现刚才手从头上经过,细针不小心划破了绑头发的丝带。糟糕,身份暴露!哦不,女子身份暴露。米洣皱眉,这下二皇子定会认为她是细作。

“来人。”骆哲叫了一声。

米洣提防,随时做好拍针逃脱的准备。

“把米洣姑娘身边伺候的仆人换成丫鬟吧。”骆哲交代,然后抬手勾起一缕青丝,微笑道,“既然市井生活不易,那么在我府里,你便可安心度日。”

诶!

这不是又绕回软禁她的起点了么!她还是走不成?待米洣反应过来,骆哲已经远去,手中的细针唯有再次入袖。

当看着身边的仆人变成丫鬟的时候,米洣还是有些感谢骆哲的,最起码她晚上睡觉,一道帘子相隔的床上是个女子,怎么说也方便许多。

生活起居上条件是好了不少,甚至是上宾的待遇,只是米洣有重要任务在身,怎么能有太多逗留?

打晕丫鬟,翻墙而出?这个方法,米洣想过。只是如此做了,细作身份便会暴露,万一牵连主人,那她这个细作还有何用?

找理由出二皇子府脱身?这个方法,米洣用了,而且还试了很多次,每次丫鬟仆人都说只有二皇子才能定夺,虽然找他都被拒绝,但米洣还是有一丝感谢骆哲不厌其烦地接待自己。甚至半夜找他,他都笑着起床。

可不管如何,她都必须离开。近日听说,大皇子府中出现了很多怪异的符号。经人研究,都不知道所以然。

米洣知道那是同伴的暗号。那原本是传给身在大皇子府中的自己的……眼看着这样下去会耽误主人大事,米洣想了,还是先走为上策。

本站为广大网友整理了古代言情经典小说,都是些好文笔、质量高的古代言情文,每一本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 重生之影视女皇

    重生之影视女皇精彩章节预览冷,刺骨的冷。彻骨的凉意犹如毒蛇附上安墨的肌肤,无边无际的江水带着它独有的腥臭,灌进她的鼻腔,掠夺她的空气。我,就要死了吗。双手徒劳无力地抓着,而安墨的意识逐渐模糊,最终,沉入一片死寂的黑暗当中。“啊!”安墨猛地从床上弹起,大口大口喘着粗起,大滴大滴的汗珠从惨白的面颊上滚落,落在蓝白相间的床单上,留下点点汗渍。“这是梦?我没死!”安墨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面颊,染着鲜红的指甲

  • 重生之无敌世子妃

    来自未来的女科学家会被你欺,被你骂?不能过就和离!看我自己闯出的锦绣天地~被休的世子着急了,“夫人,别这样。”

  • 皇谋

    京城里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也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手为她披上精致华丽的假象,欺瞒芸芸众生。当利用、背叛、仇恨来袭。她血洒宫墙,浴火为凰。是这凡尘炼狱里,独独为他准备的一把穿心长剑。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校园言情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惊悚恐怖 经典言情小说 职场小说 民国言情 总裁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都市宠文 都市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