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腹黑娘子萌宝贝 > 正文

腹黑娘子萌宝贝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9章019这人,来路在那

发布时间:2020/9/17 17:30:19热度:

《腹黑娘子萌宝贝》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翠儿,备饭。”夙漓歌对翠儿吩咐之后,就板手走到了床旁坐了下来,轻拍了下五王爷祁陌城的脸颊,“醒醒。”...

腹黑娘子萌宝贝

“你是,什么人?”夙漓歌抬起头,拍了下手中的草渣,伸手就拂了下脸上的灰烬,看着他的目光有些疑惑。

眼前的人,看上去目光干净,可是那身上的衣服,熏臭死个人了,这得多久没洗过澡的了,难不成这里是这个乞丐的地盘吗?

“你猜对了,这里就是本大爷的地盘。”粗大爷回答,黑脸上皱了皱,而后蹲了下来,趴在火旁边看了看,正要抬手去放草,被夙漓歌给阻止了,“慢点,好不容易才燃着了。”

“你这么冷的天,只穿这么点。”看上去是猎得的动物皮毛,皮毛还沾有动物的味道,夙漓歌睨着他,眼晴转了一下,“你力大不大?能不能搬动一个人。”

“能。有银绽给吗?”还以为是要银子的,这个倒是可以有,夙漓歌点点头,指了下角落里的五王爷祁陌城。

粗大爷是一个武林中要饭的,长期卧在这间破弃的茅屋里,不过他是在大房,晚间天气有些过冷,才转悠了回来,年轻时习得一身奇异秘术。

只是可惜,被一方世子爷买通武林中人,挑断他的筋骨,倒致他苟且地活着,只能帮人做重活,码头最近这段时间查的严,搬工的活儿少,米泣都不曾进。

夙漓歌闻到他身上的臭味还是忍不住捂紧了鼻子,然后恶趣味地朝五王爷祁陌城妖笑了起来。

维小人与女子不能得罪。

不过夙漓歌刚才细致地观察过此人,此人手臂,肌肉发达,整个人虽然黝黑,倒是可以收一下,大眼转了一下,见他已经扛起五王爷,她在前面引路。

现下先将他给移至客栈之中才行,要不一下子带回将军府,恐怕她父亲夙夜宵见到又得说话了。

进了一间喜来客栈,夙漓歌大步一跨,再要走进去,驻停了一下,目光审视那匾牌,步了进去,大声吆喝,“小二,开房。”一说出开房,夙漓歌有些想笑。

“这位客官,想要什么样的雅间?”店小二就是个势利眼儿的,上上下下地端详了夙漓歌身上红妆,见到那袭红妆价钱不菲,眉开眼笑,在这村庄,已经很少有那些客官了。

跟在夙漓歌身后扛着五王爷的粗大爷,一进门,店小二抄起扫把正要赶人出门。

“等一下,小二,这是我朋友,你这店是不是想要换人?”夙漓歌伸手一把揪住小二的胳膊,店小二的眼孔张大,看上去纤弱女子,竟然有习舞人的力道。

“三人间,大房,快。”夙漓歌黑着脸警告他一眼,见他有所忌弹地退后了一步,才罢休。

三人间,大房?店小二愣了一下,眼光望向黝黑的粗大爷,粗大爷有些怪异地看了一眼夙漓歌,朝着店小二开口,“通铺。”话落,店小二眼神贼贼地笑了。

“客官,跟我来,这里的通铺还算是相当好的。”店小二将三人带上了第三层,木梯有些老旧,店面的卫身不怎滴,夙漓歌推开门之后,让粗大爷放好五王爷。

站在走廊道上,夙漓歌眉梢轻挑,明眸里划过些疑惑,这客栈人烟稀少,自她进来,都不曾见过一些正常的人,除了店小二,刚走上来,一个驻着拐丈的老头,遮着黑纱面巾。

眼神诡异地看着夙漓歌等人一眼,之后还对她嘿嘿地笑着,这神情太不正常了。

粗大爷将五王爷安份好之后,看着他身上那身衣袍,眼神闪了闪,这人,看上去,不是官人也是皇亲贵族,他最惧怕碰到这种类型的人了,走了出去近夙漓歌身旁,伸出黑手掌,“银子。”

“纳,给。”夙漓歌从怀里掏出一个银绽子递到他手中,目光淡淡地看向他,“粗老爷,你有没兴趣跟着我讨食,有我夙漓歌吃的,也不差你的一份。”

夙漓歌说话的口气霸道,眉宇间的气势不容小觊,让粗大爷的眼晴亮了一下,想到刚放下的五王爷那身奢华衣袍,垂下眼帘坚定,“不了。”

“且慢。”夙漓歌旋转了一下档到他的身前,五指迅速地钳制在他的胳膊处,“这肌肉可以,这练家子的料麻。”只是快臭死人了,这老头也是个倔的。

“原因。”不跟他客套,夙漓歌看人很准,刚看到他眼晴雪亮一下,之后才摇头,续继道,“因为里面那人吗?”夙漓歌心思,一般人都忌畏皇亲之类的。

如果是这个原因,夙漓歌十分不满,因为夙漓歌的眼神过于凌厉,粗大爷有些无耐地点了一下头,他对眼前这个霸气的女主,满心欢喜,跟着这种主子,生计都能罢脱。

“是的,本大爷不爱与官家人打交道,十多年前本大爷的爱人就是为官家之人所害。”想起旧事,粗大爷眼角的皱纹深深,眼里有些湿意。

夙漓歌背对着他,“是他的话,本小姐放心了,你进去洗洗吧,我让小二给你换一身新衣。他是他,本小姐是本小姐。”这人以后留下有用。

推开门走进去,夙漓歌看了一下还在梦中的五王爷祁陌城,走到他的床边坐下。

想起了什么似的,夙漓歌从自己的怀里掬出了一个小瓶,打开拿出一粒黑溜溜的臭丸,有些肉痛地捏起他的下巴,往他嘴中塞进去,男人的晨眸微睁了一下,见是她,就吞了下去。

“你不怕我毒死你吗?”随意地说了一句,夙漓歌看着他吞完又睡了过去,摸了下他的额头,目光沉了一下,这男人是发烧了吗?伸手撩起他的裙摆,果然是。

纵使在二十一世纪,夙漓歌也没少见帅哥,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子真是人中极品。

祁陌城脸面逸俊,因为沉睡,他的气质看上去很温和、无害,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那双清醒时如星晨的眼晴,在人群中,一眼就能够看到了。

他和儿子很像,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说不定这男人早拿儿子的血与他的去配对了,然后索回儿子吗?

儿子认他做父亲,朝堂之中相传不尽人情的睿王府五王爷,竟也抱着自己的父亲,而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好似什么也不知道,夙漓歌,想清了前因后果,眉宇染上笑意。

这可有趣了。

粗大爷出来的时候,好似换了一个人,夙漓歌站了起来,有些诧异看向他,“这样总算是个人。”

粗大爷一听这话,眼一黑,他看了看夙漓歌,随后抱拳跪下,“主子,请受在下一拜,从今以后粗某就跟着主子了,绝无二心,如有…”想说如有二心,见夙漓歌作个噤声手势,言语寡言停止。

“你的名字。”夙漓歌让他起来,他刚起身,门吱丫一声响起,宫无衣一把推开了门,他身后跟着自己的丫头翠儿,咦,那小家伙呢?回望地看向宫无衣。

这里都能寻来,看来在自己身旁,这百花宫主肯定是派了隐十的,她笑了起来,目光看向宫无衣,“这都找的到,不错,我那小家伙被你拐到那儿了?”

“哟,堂堂将军府大小姐,这是私养小生的吗?”百花宫宫主走了过去,一见床上的是那天在东宫见的那男子,浮现在眼底的笑意僵住了,“这是?”

“聒噪,问那么多干嘛,还是你有办法治的了他。”夙漓歌说孤疑瞟了他一眼,身为百花宫宫主,对这种毒应该有些见识吧。

百花宫宫无衣一见到夙漓歌那算计的神情,识破她在谋算什么,举步走到了床前,见是王府王爷,细看他紫的发青的唇辨,眼晴闪过些诧异。

这五王爷可是得罪了江湖最近突然崛起的帮派吗?这毒,百花宫主眼珠转了转,被夙漓歌一手拍在他的肩膀,目光赞赏地看着他笑了起来,“你有办法?”

“有倒是有,可本宫主凭啥要救他,素不相识。”宫无衣的话一下子让夙漓歌气结,她抬手指着门口,咬牙切齿,“滚,从那里进来,从那儿给我滚。”

花宫主宫无衣邪魅地揪着夙漓歌笑起,看上去俊朗邪恶,走到了一旁木桌,拉开凳子,坐了下来,打开随身带的酒渠,仰头喝了一口,完全不当她说的话是一回事。

“小粗,你过来一下。”夙漓歌叫了一声粗大爷,粗大爷闻声,他的脸上黑线昌起,自家主子叫他小粗,他哭丧着脸走了过去,尊敬问道,“主子,有何吩咐。”

凤漓歌看了他一会,给他描述了一下睿王府所在的位置,以及让他寻到李守,好让李守将五王爷给接回去,现在五王爷的伤口已经发炎了。

对于这些见都没有见过的毒,夙漓歌束手无计,如果是一些子弹嵌入肉里,她还能寻来一把刀给他切出来。

粗大爷离开之后,夙漓歌挥手,咚~的声响,一个小瓶往宫无衣的头上飞去,落在桌上发出声响,并没有碎开。

“翠儿,备饭。”夙漓歌对翠儿吩咐之后,就板手走到了床旁坐了下来,轻拍了下五王爷祁陌城的脸颊,“醒醒。”

“娘子,你在叫为夫的吗?”

正喝酒津津有味的宫无衣,酒一下子全喷出来,娘子?夙晨曦叫他父亲,这是?

腹黑娘子萌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腹黑娘子萌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腹黑娘子萌宝贝

她夙漓歌,二十一世纪特战队一员,因公殉职一朝穿入古代。他祁陌城,最有实力的皇子,步步为营,精心筹谋,成就一代帝王梦。超强定力的他,设了陷井请羊入瓮,渐渐发现女子非一般腹黑,不仅腹黑还完全无视于他,别说他身为王者之最,只要是个正常的男子都无法接受。越深入了解她,越是无法罢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