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总裁 > 玄门大师 > 正文

玄门大师全章节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24:02热度:

《玄门大师》是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这时有人拿着冲天筒不满道:“这里是泰山弟子修炼之所吧,比试中也有不少五岳仙盟的弟子,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

玄门大师

  当然,前面进去的人仗着自己实力过人,没人领取冲天筒。

  这时有人拿着冲天筒不满道:“这里是泰山弟子修炼之所吧,比试中也有不少五岳仙盟的弟子,这也未免太不公平了。”

  五岳仙盟派发冲天筒的弟子闻言冷哼了一声:“你当五岳仙盟是什么地方,此地是副盟主神火老祖亲自选定,难道他还会偏颇五岳仙盟吗?”

  那人闻言领了冲天筒低头快速进了炼狱峰。

  轮到铁郎时,铁郎竟然也没领冲天筒,直接掠过就往里面走,张陵见状连忙对五岳仙盟的弟子笑道:“他是我兄弟,人有点呆,这东西我替他领。”

  随后同铁郎一同进了万兽峰。

  想必是树高丛深的缘故,一入万兽峰就感觉四周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铁郎这才开口道:“我根本没有想过回去。”

  张陵把玩了两下冲天筒,然后塞到身后的包裹里,笑道:“这玩意儿制作精巧,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就是不在此处用,出去还能换点小钱花花。”

  铁郎见状直摇头,只觉得这个叫张陵的底线,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时间紧迫,铁郎也未多说,两人自然搭档开始了翻山越岭的试炼生涯。

  万兽峰中阻碍极多,参赛者不仅要凭借仙道术降伏怪兽,还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演武场。

  而张陵,这么多年在洛阳城过的是安安生生的读书生活,虽然也有跑跑步、担担水、修行老爹留下的仙道术什么的,但总体来说,体质上还是不如这些始终奔腾在仙道术之路上的人们。

  所以,毫无意外地,他们就成了垫底的那拨人。

  看得出来,铁郎的体质极佳,他们在山峰中没有停歇地快速行进了一个时辰,张陵自认速度不慢,却依然被一些人甩在身后,关键是,他出了一身汗,还微微有些喘了。

  再看看铁郎,他略带苍白的脸上一滴汗都没有,好像整个人还更精神了。

  还真是,他爷爷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抄最近的路走。”张陵指指前面一条蜿蜒的小道,从这条小道直上山峰肯定是最短的,就是看着有些险峻。

  铁郎闻言蹙眉,直觉告诉他,这条小道并不像看着那么简单。

  这时,张陵已经呼呼呼地跑上去了,还掉过头来催促他:“老铁,愣着干吗,走了!”

  铁郎心底有着隐隐的不安,凭借这样的预感,先前已经避开了几处危险的地方,可现在时间确实不早了,如果不抄这条近路,恐怕真的要被淘汰了。

  想到这里,铁郎也就跟着张陵上了这条小道……

  五岳仙盟白玉祭坛前,五位正副盟主都在。

  万兽峰处不停地有冲天筒点燃,大约是遇到了凶悍的怪兽而被迫出局。

  神火老祖颇为得意:“你们昨日摆出的两轮大比,怎么看都像小孩儿的玩意,老夫就将比试定在万兽峰,再弄几头异兽进去陪他们玩玩,定能淘汰掉一大半。”

  练辟邪闻言轻笑出声:“老祖,你已经定了先到的前五百名就算过关。”

  神火老祖哈哈大笑,更加嘚瑟:“说不定能到这儿的人,到最后连五百人都不到,要是剩下四十九人就更好了,剩下的几轮比试就免了。”

  练辟邪闻言嘴角微微一动,笑笑没再说话。

  这时却突然听到有弟子中气十足地喊道:“第一名,连长峰。”

  神火老祖顿时笑得更加畅快了:“我就说连长峰肯定是问道者。”

  其他人看他的目光各有不同,不过是得了个比赛的第一,又不是已经闯过了魔劫成道大阵……

  紧接着昆仑、云奇、东皇菲菲、巨雄、寒商等人也回到了场中。

  从万兽峰到达演武场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不过神火老祖在本来就怪兽成群的万兽峰又放进去了一些异兽,自然会遇到一些阻碍。

  一个时辰的时间,演武场回来了将近一百人,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而这一百人在五位正副盟主的眼中,法力足够高,道心也够坚韧,当然,还足够聪明。他们相信,四十九位闯阵者很可能就产生于这一百人中。

  “这家伙怎么又变大了?”张陵举着烟云伞一副防御的架势,感到非常震惊。

  铁郎头疼啊,直觉果然很准。

  这条小路上守着一头凶悍的魔狼,它四脚着地的个头几乎与铁郎相当了,深灰色坚硬的毛发,凝血一般的双眼,龇牙咧嘴摆出攻击的架势,黏液从它的齿缝间滴落在地面上。

  铁郎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半蹲了身子,目光与那红眼魔狼直直相对,互不相让。

  不能有一丝退却的情绪,魔狼狡猾、冷血、残忍,一旦被它发现自己有退却的意思,它必定会第一时间上来将自己撕碎。

  让铁郎感到不妙的是,这头与他们对峙的红眼魔狼因为焦躁和愤怒,体型不断膨胀。这会儿,它正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俩。它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怒吼声,还有嘎吱嘎吱的声响。

  蓦地,那魔狼突然冲着他们扑了过来,二人几乎同时转身爬上了身后的大树……

  “四百八十二号,王伟。”演武场那边还在有条不紊地报数。

  后面到达演武场的参赛者可没前几个人干净利落了,脸上的血污,身上的伤口,加上破烂的衣服,真是尽显狼狈之态。

  “四百九十八……”

  “还剩下两位。”不死婆婆眸光微闪,看向青衣剑客,如今还没见到那个背着破伞的年轻人呢。

  青衣剑客取下随身携带的葫芦,喝了口酒,眸光淡淡,看不出所想。

  此刻已是正午,东皇菲菲也忍不住频频向万兽峰的方向看去,万兽峰的考验对她而言,恐怕是最侥幸的了,有大师兄和二师兄相护,一路上有惊无险。

  其实昨日她已经注意到张陵,只是万兽峰并非没有危险,所以她才会有些许担心。

  正想着,就听到有弟子叫道:“四百九十九,铁郎,五百,张陵。”

  众人皆向这两名幸运儿看去,渐渐地,铁郎与张陵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迎面走来的两个人,既不像是遭遇了什么野兽袭击,也不像经历了万兽峰的陷阱,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不说,衣衫还特别干净整洁。

  只见那名背着破伞的年轻人边走边踢后面跟着的一只灰色小狗:“走开。”

  那小狗却活泼地冲着他蹦来蹦去,特别欢实。

  众人看向铁郎和张陵已经觉得有几分怪异了,哪里知道大家眼睛一花,穿着杏黄法衣的神火老祖就出现在了张陵面前。

  神火老祖瞠目结舌啊,那年轻人脚边哪是小狗啊,明明是只小狼才对。不,那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狼,那是他专门放入万兽峰的异兽之一,甚至可以说是这批异兽中实力最强的雷纹魔狼,这简直,不可思议。

  雷纹魔狼原本的模样就是这样,只不过,那是在它极度开心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雷纹魔狼都保持着与人类差不多高的体形,一旦遇到战斗,体内的法力就会膨胀,身体就会一变再变,等它全身毛发呈现出黑灰时,全身上下就会出现雷纹一般的纹路,晶莹的蓝光在纹路中流动,那也是它实力最强大的时刻。

  他从来没见过雷纹魔狼能回复到这么小的形态,巴掌大的狗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神火老祖一脸严肃地仰头看着张陵,嗯,个子比小老头高两头。

  怎么做到的?

  当时,他与铁郎都坐在树杈上,拿在树下守株待兔的雷纹魔狼是毫无办法,抬头看看天,已经快午时了。

  顿时张陵就觉得有点饿,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做什么事都要先吃饱了再说。

  便将怀中的纸包拿了出来,三两下拆开,酱肉包子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他看得食指大动口水横流,正准备拿一个咬嘴里,再问铁郎吃不吃时,原本卧在树下的魔狼动了,只见它站起身抖擞了两下,就抬起血红的眸子看向他。

  不,准确地说是在看包子。

  于是,他将油纸包晃到最右边,魔狼的血红双眼果然是看向了那边,他又猛然转向左边,魔狼也跟着转了过来。

  见此,他对铁郎笑道:“有办法了。”

  他拿了一个包子,站在树干上,然后,用力远远地扔了出去。

  果然,那头魔狼好似闪电一般就去追肉包子了。

  “走!”

  他是二话不说就下了树,铁郎反应也极快,几乎是紧跟着就下来了。

  两个人一下树就没命地跑,向着演武场的方向,死命地跑,虽然铁郎的体能比他好,却还算讲义气,没有丢下他跑掉。

  也幸而铁郎没丢下他跑掉,因为那头狼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很快就追上了他们,于是,他丢出了第二个包子……

  有了第二个包子,就有第三个,第四个……

  吃着吃着,张陵突然惊奇地发现,这只魔狼的体形竟然越来越小了。

  很快,再次追上他们的魔狼只有他膝盖高了,眼看着快到演武场时,包子也喂完了,这只魔狼“吧唧”一声响,竟然变成了巴掌大的小奶狼,在他脚边跟前跟后地撒欢。

  他用脚蹬了好几回魔狼的屁股:“走开!”

  可好像越骂越开心呢,这小蠢货。

  “酱肉包子?”神火老祖的表情真是怪异到极点了,盯着依然在张陵脚边撒欢的小奶狼,区区酱肉包子就把雷纹魔狼给收服了吗?

  “是啊,酱肉包子,就在无泪之城玄武街道荷花巷那儿买的。”张陵笑着道,脚下还试图将这小奶狼给踢一边去,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头魔狼是怎么回事,但总归不是坏事。

  神火老祖看了看张陵和铁郎,深吸一口气啊,这两个小子,还真走狗屎运了。

  还真无话可说,就像东皇太一先前说的一样,运气,本来就是实力的一部分。不过仙道术的比试可不是小孩儿的游戏,也不可能仅靠狗屎运就能撑下去的。

  想到这儿,总算是心情宽松了些,神火老祖也不打招呼,转眼收了雷纹魔狼就直接回祭坛那边去了。

  也不等其他人好奇,下一轮仙缘测试就又开始了。

  这次张陵和铁郎再次抽取了相同颜色的小石头,白色。

  而不死婆婆抽出来的正是白色的小石头,这位婆婆不动声色地看了张陵和铁郎一眼,世界上总有一些人被上天眷顾,这种恩宠的好运还真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不过,能成大道者,谁不是气运在身呢?

  只是没想到仙道术比试上也有这么有趣的人出现,恐怕比他们法力高出许多的人也没少被淘汰了。

  不死婆婆阴沉沉地一笑,接下来她摆出天音幻阵,但愿他们也能足够侥幸顺利出阵。

  天音幻阵,以宫、商、角、徵、羽五个音级对应唇音、舌音、牙音、齿音、喉音,听起来好似天籁一般的金石之声,却由发出的音阶来震动相应的部位,能彻封五官,直达人心底最深处,哪怕道心有一丝丝的动摇,都会通过音律的震动被引发出来。

  五位正副盟主就看着剩余的五百人进入了天音幻阵中,天籁般的音乐响起时,众人先是一阵迷惘,紧接着五官被彻底封闭,听不见看不见,好似什么都感觉不到,整个人陷入到了无尽黑暗中。

  几乎在弹指之间,就有人大喊道:“拯救苍生与我何干!我要扬名立万!我要全天下人都知道我的大名!我要名垂青史流芳千古!”

  当然,这人的下场就是出局。

  接下来还有无数人像这样被淘汰出局。道心不纯,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有所他求,很快就会不由自主地喊出来……

  “好厉害的阵法。”青衣剑客道,他一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练辟邪与神火老祖虽然没说话,但也有同样感觉。一直知道不死婆婆的医术冠绝天下,没想到在音律上的造诣比她的医术更高。

  所谓道法三千,条条道路通大道,终点都是天道。

  有人以剑入道,有人以刀入道,而不死婆婆正是以音律入道。

  却没想到,音律一道,比之刀剑,更加惊心动魄。

  不死婆婆给出了一刻的时间,看样子是打算在她这一场把那些道心有丝丝裂缝的人都给剔除出去了。

  听到青衣剑客的赞美,不死婆婆也只是沉沉一笑,扫了一眼高位上的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却丝毫不为所动,更没有赞赏之色。

  想想东皇太一根本不懂五律,不过是个只知道修行剑道的刻板家伙,不死婆婆就哼笑了一声,将注意力放在了演武场的天音幻阵中。

  这一看,倒是不由赞叹!虽然东皇太一那个刻板教条的家伙惹人厌烦,但他这个大弟子的道心之坚,却也是世间少见。

  只见昆仑盘坐天音幻阵中,双目紧闭,神情极为坚定,天音幻阵根本动摇不了他半分意念。

  再看向寒商,因为本身已经尽得她的真传,对五律的理解也超乎寻常,因此阵中的他看起来也很是轻松。

  再有就是巨雄,修行青衣剑客那苛刻到极致的剑法,也必定是那心思最为澄净的人才可以。而巨雄心思简单,为人单纯,本身又修行极致之剑,这个阵法对他来说影响也不大。

  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迷茫,很是艰难地压制着,不过,这已经是很难得了。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再次落到了张陵身上,这一看,还真让她有些惊讶,虽是考校道心,却发现这个小子,好像根本谈不上道心坚不坚定,他的模样看起来十分轻松自如,没想到这小子能进入无欲无求、无思无想之境,竟然能够随心而为,如此率真还真是少见。

  果然有趣!

  有趣归有趣,不死婆婆也不过当自己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却从来没想过,这样一个法力低微的人能成为闯阵者。

  只是单纯的有趣而已。

  一刻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对于阵法内的人来说却是度秒如年,短短的一刻,就像煎熬了几个世纪。

  在天音幻阵撤掉的瞬间,甚至有人一口气松弛下来,直接瘫软到了地上,自然也有人全身上下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

  留给人们休息的时间并不多,短短一刻,就淘汰掉了将近三百人,不等他们休息,就又开始了下一轮的测仙缘。

  “黑色。”青衣剑客淡淡道。

  又是黑色,张陵晃晃手中的黑色小石头,对同执黑石的铁郎笑道:“过关!”

  等到第三日,参赛者只剩余二百来人,每个人都做了最充足的准备,在场所有的参赛者都知道,最后一场比试,必定是所有的比试中最艰难的一场。

  “比试一共两轮,每个人抽签决定顺序,以此决定你们的对手。规则很简单,打败你的对手,你自然就胜出,当然,还要点到为止。”宣布比赛规则的是五岳仙盟中一位中年的修者,他快速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继续道,“你们可以选择弃权。”

  虽然知道到最后肯定是实力的比拼,但决定命运的,还是抽签。

  毕竟像昆仑、连长峰、巨雄这样具有绝对实力的对手,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遇上的。

  张陵抽的签是壹佰壹拾壹,而铁郎抽了个贰拾叁。

  张陵见状嘿嘿笑了,拍拍铁郎的肩膀道:“老铁你放心吧,小陵子会在下面给你呐喊助威的。”

  谁晓得刚说完,上面那个中年修者就开始宣布:“壹号对壹佰壹拾壹号。”

  不是吧!张陵愕然啊,这是怎么配对的?

  铁郎学着张陵先前的模样,拍着张陵的肩膀郑重道:“小陵子放心吧,我会在下面给你呐喊助威的。”

  铁郎竟然叫他小陵子,还真是,张陵嘴角微微一抽,目光却看向一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手里提着一柄八卦宣化斧,纵身一跃率先站在了演武场的比试台。

  那名年轻人穿得还挺华丽,锦衣华服在身,零零碎碎的配饰也不少,就是人长得实在砢碜了点,应该是从某个家族出来的少爷,身上还带着一股傲气。他一上台,八卦宣化斧冲着人群中准备上台的张陵一扬:“本少爷劝你早早弃权,免得待会儿打得你鼻青脸肿跪地求饶。”

  张陵淡然一笑,从容举步上台,只是路过东皇菲菲时,就听她忽然开口小声道:“小心,此人是尧州左丘氏,一柄八卦宣化斧力大无穷能开山裂石。”

  张陵闻言莞尔,这姑娘在提醒自己,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会被当场激怒,也有人会因为对方如此长相和傲慢轻视对方。

  他不是,每一场,他都会全力以赴。

  他侧过头对东皇菲菲点头一笑,再次大步上台。

  “师妹,你认识这个人?”云奇好奇地问道,他对这个年轻人有印象,兴隆客栈里就是师妹在为他安顿住宿,只不过这点交情,以师妹的性格绝对不会多管闲事。

  东皇菲菲点点头,没有否认道:“嗯,下山的时候见过。”

  只是见过?云奇可不这么认为,就连昆仑也看向了东皇菲菲。

  东皇菲菲便有了些许的不自在,对两位师兄解释道:“当初下山的时候他帮过我。”

  至于帮了什么,就不再多说了。

  原来如此。云奇闻言呵呵一笑:“没想到还有这层渊源,师妹早说就好了,大师兄和我也好谢谢他呀。”

  东皇菲菲闻言不满地嘟哝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哪用这么麻烦。”其实不过是不想让师兄们知道张陵曾经和她在梦缘圣境的事情,每每想起与张陵在梦缘圣境时的场景,心情总是变得很微妙。

  不过她这般小女儿的姿态,也只会在昆仑和云奇面前出现,昆仑见她如此模样,整颗心都融化了,眼神都柔和了下来。

  云奇就好笑道:“好好好,师妹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都依师妹的。”

  说话间,台上的张陵与左丘少已经斗在了一起。

  其实就是张陵单方面挨打,左丘少的斧头舞得是虎虎生威,而张陵则躲得狼狈不堪,令台下观战的东皇菲菲、铁郎担心不已。

  左丘少见状狂笑不已,根本不等张陵身形站稳,斧头便冲着张陵狂扫而去。

  我再躲!

  这次就狼狈了,张陵来了个驴打滚,身后的包袱都散开了,无数树叶从他包袱里洒了出来,飘洒在比试台。

玄门大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玄门大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玄门大师

三千年前,战神杨戬预言人间如遇灭世灾难,唯有能将元始圣甲合一的问道者才能救世。东汉年间,狼族建立幽灵皇朝,中原大地受到威胁,仙盟恐其祸乱人间,于是组织闯阵者寻找圣甲,并选出“问道者”以平息灾祸。行事乖张、天资聪颖的张陵与好友铁郎屡建奇功,在闯阵者中脱颖而出,也赢得仙盟盟主之女欧阳菲菲的好感。仙盟大师兄昆仑因嫉妒张陵,被白芊姫诱惑堕入魔道,偷袭张陵夺得圣甲而成为伪“问道者”。铁郎发现自己原来的身份竟是狼族首领,在张陵的劝说下,他决定放弃祸乱人间,转而欲带领狼族建立新家园。无法使用圣甲的昆仑为掩饰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