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纯爱 > 只是演员 > 正文

小说只是演员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9:55:50热度:

《只是演员》是一本纯爱风格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老赵也皱眉:“今天是意外,没想到厉总也来了。要是平常,男一男二争个排位这种新闻,贺总是绝对不会管的,刚才是有不识趣的记者...

只是演员

第十三章 第一场戏

  季衡来得早,一早就化完了妆,已经换上了戏服在里边的休息室待着了,听到外头这一阵嘈杂,居然端了一盒子生煎出来,疑道:“已经开始了?”

  他穿着一身军装,剑眉星目,长腿窄腰,妆容是带着侵略性的凌厉,只是大概出来得匆忙,一手端着盒子,另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只生煎,身边的助理一手端着茶杯,一手端着醋碟子,还有一个化妆师紧张地跟在后面,生怕他吃东西弄花了妆。

  传闻“争排位”的主角之一忽然以这副刚逛完早餐摊的大少爷的形象出现,许云泽和庄铎都是一愣,季衡这才察觉到不对劲,赶紧把生煎还给了助理,拿帕子擦了手,问他:“不是说九点开始么?”

  “是九点,”助理一脸不苟言笑的严肃,刻板地像是英式管家学校里培训出来的:“小少爷,您的早餐还没吃完。”

  季衡刚说了一句“先工作吧”,转头迎上他不赞同的眼神,立刻把后面一句“等会再吃”吞了回去,看起来似乎有点怕他。

  庄铎极有眼色地笑着打岔:“季少先吃饭吧,还没开始呢,外头好像是厉总也在这儿,被记者看到了,在追着他提问,还有在问您和许哥谁是主演的。”

  季衡听到不是发布会提前就安心了,莫名其妙道:“主角是许暮,主演当然是许云泽,这有什么好问的。”他随口说了一句,就缩回了休息室,继续去和生煎“作战”了。

  他的助理也冲许云泽、庄铎二人礼貌地一点头,一脸严肃地端着醋跟了进去。

  庄铎这才笑道:“咱们S城的生煎还真是挺有名的,没想到季少也喜欢。听圈子里传闻,我还以为他真是拍戏要带厨子和营养师进组的人呢。看起来不太像,还挺好说话的,对番位也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许云泽不想背后说人长短,只笑笑:“那家生煎是不错的。”

  庄铎一边和他随口寒暄,一边拉开了化妆间的门,转头喊他:“那师哥,我们先出去吧?”

  他们也已经换上了戏服,许云泽的是一套民国时期文人的长袍,庄铎则是一身学徒装,两人年纪本就相差不少,加上一个往老了扮,一个往小了扮,看起来倒真有点师徒的意思了。许云泽没料到他忽然开门,一愣之下,一众记者已经拥到了门口,扛着摄像机和话筒的都往里挤,简直要把门框挤掉。

  就半个钟头的功夫,媒体的人居然多了一倍不止,大多都是冲着“大制作”、“大新闻”来的,外头厉璟显然已经先离开了,蜂拥而来的记者没堵到他,都冲着季衡、许云泽和庄铎来了,也有一少部分分流去了会场,围着丰子耀和白皓。

  许云泽略一皱眉,往后退了一步,带他今天连个助理都没带,躲也没法躲,眼看话筒都要戳到面前了,只得伸手挡了一下:“各位请让一下,我们的发布会很快就要开始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到发布会上再问。”

  他的声音不算小了,但在七嘴八舌的嘈杂中根本连一点作用都没有,倒是季衡出现后,他身边那几个精干的保镖双手一张一拦,直接把记者群挡在了三步开外。

  季衡显然也习惯了,还招呼了许云泽和庄铎一声:“一起去会场吧?快到点了。”

  他的名字在媒体工作者中就是一个大写的“不可说”。

  采访季衡是一件很愉快也很痛苦的事,他回答什么不回答什么全看心情,想回答的问题,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完全不会遮遮掩掩,但不想说的事,你再怎么旁敲侧击,他都是简简单单一句“不想说”。

  最无奈的是,季家掌握着小半个港城的地产,季斐又是出了名的弟控,曾经有一家小报记者看季衡好说话,飞车跟踪季衡的车,害得季衡的司机不小心追尾了,虽然季衡连一块油皮都没蹭破,季斐却出狠手把那家报纸整垮了,至于那个记者,更是从此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在传媒的圈子里。

  因此季衡一出来,刚才还恨不得把话筒插到许云泽和庄铎嘴里的记者都下意识地退开了半步,在季衡一步之内,形成了一个“真空圈”,完全没人敢上来强行问季衡关于主角排位的事,让三人都顺利进了会场。

  《暮色》还没有拍定妆照,今天也就只有一幅宣传海报,遒劲的“暮色”两个大字占据了海报的上半部分,下面则是暮色和炮火笼罩下的大上海。

  演职人员入座后,白皓代表剧组简单介绍了一番,看底下的记者都是急不可耐,索性把该说的都直说了:“这部戏由天华娱乐独立投资拍摄,总投资约2亿人民币,厉总个人很看好这部戏,所以今天也以私人的身份过来捧了个场。至于厉氏要将天华娱乐直接收归旗下运营、天华娱乐要更换CEO等等,都是不实传言,请大家不要以讹传讹。”

  他说完就打算让记者提问,坐在最中间的贺嘉却直接拿过了话筒,玩笑道:“要不是各位的老板、关系户拼命打我电话,把我电话都快打爆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要被厉总炒鱿鱼了。我说各位无冕之王,我可是要养房养车养女朋友的人,丢不起饭碗啊,你们下回再这么吓我,我可也要让你们尝尝差点失业这种提心吊胆的滋味了啊。”

  他相貌风流,没开口仿佛就先带了三分笑意,即使是威胁,也好像只是在和记者们开玩笑,几个跳的最积极的记者也能哈哈一笑,连道“不敢”,顺着台阶下来。

  贺嘉说完,目光在下面扫了一圈,把话筒一关:“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问题,今天就早点散了,大家可以留下邮箱,等拍完定妆照,宣传部会群发给大家。”

  他一句话的功夫就把记者提问环节给取消了,一众记者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是想想虽然自己挖不到头条,对手也没能捞到好处,反正大家都是一样的待遇,也就作罢了。

  许云泽对贺嘉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女朋友换得非常勤快”和“脾气很好”上,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正经处理事情的样子,这才知道他能在强敌四起的娱乐圈里让天华坐稳头一把交椅,能把天华上上下下治得服服帖帖,绝对不仅是因为他家世出众,与厉璟是发小这一点原因。

  一众演员化好了妆,换好了戏服,结果过来只露了个脸,连一句话都没说,采访就结束了,季衡这样的大牌还好,就算没说话,为了吸引眼球博点击率,记者们也会脑补一下把他塞进通稿里,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庄铎的经纪人老赵原本还塞了一大堆的词给庄铎,这一来全白搭,庄铎拍完了定妆照回了保姆车,忍不住抱怨:“你还说这片子能有大宣传,我看贺总的意思,好像是要低调到底。今天这么爆的场面,他直接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你准备的东西全白搭。”

  老赵也皱眉:“今天是意外,没想到厉总也来了。要是平常,男一男二争个排位这种新闻,贺总是绝对不会管的,刚才是有不识趣的记者挑事挑到了厉总头上,才闹了这么一出。算了……来日方长,以后在一个组里,多的是机会。”

  庄铎还是怀疑:“我看季衡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男主,他的团队也都是埋头干活不说话的类型,跟许云泽争不起来。”

  “都在一个组里,磕磕碰碰的小摩擦总会有,随便一张照片流出去,自然会有各路记者看图说话的。”老赵显然是熟谙“规则”,笑道:“就算真没有,还能炒炒你跟许云泽的师兄弟情,这部剧只要一开拍,肯定是不愁没有话题的。”

  今天是《暮色》开机第一天,只试拍一场许云泽的单人戏,就是他独自一人在灯下记账,把所有经自己手贩卖给日本人的文物都记进了账册,详细记录了如何鉴别该文物的真假,以及文物流向了日本哪个家族等等。

  这本册子的封面上写的是“博物志”,在许暮心中,却是一本账册,上面的每一笔,都是他欠下的债,屈辱而沉重。

  方清雨和庄铎今天正好要上同一个综艺节目,拍完定妆照后就坐同一辆车去赶节目了,一众主演中,只有季衡十分悠闲,拍完照卸了妆后居然溜达到了丰子耀身边,和他一起看监视器。

  许家的书房布置得十分古色古香,红木桌子,太师椅,边上有一排多宝阁,上面放了一些许家人收藏的古董和有趣的小玩意,还有几张照片,有大上海的风景照,也有许暮和萧长宁的合影,还有萧长宁在法国时拍的单人照。风景照是从博物馆里翻拍出来的,萧长宁的单人照则是直接选用了季衡少年时去法国游玩拍的照,刻意做了旧照的效果,两人的合影则是PS合成的。

  许暮“记账”时从来不愿有旁人在身边,永远是一人独坐。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他亲手送出这些古董的痛苦。即使是在上海沦陷后和他一起战斗的地下党宋晨,虽然能理解他忍辱负重的委屈,却不懂这些文物的价值,认为付出一些死物就能换来日本人的信任是非常值得的。

  一盏孤灯无人陪,一片苦心无人懂。

 

只是演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只是演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只是演员

一次偶遇,厉璟给了他无数个男主角。从此他光环加身,星光熠熠。他以为是交易,可厉璟为他打造最好的班底,却对他从无所求。他以为是真爱,可厉璟一遍遍地看他的剧,却不回应他的感情。他以为他是替身,甚至愿意做一辈子替身。才他甚至连替身也算不上。他只是演员,负责把厉璟再也看不到的那个人,活生生地重现在屏幕里。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