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玄幻 > 葬落日 > 正文

葬落日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9:09:40热度:

《葬落日》是剧情极佳的玄幻类的小说,精彩阅读:寻林眼中的泪水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防线滚落下来,他抹了一把泪低喃道:“周礼哥哥,我师父师母不会不要我的。”寻林再次的看向寻千...

葬落日

瑞儿与林儿玩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看着床顶的帐子,好似在想心事。雕翎走过去准备放下帐子,瑞儿立即的做起来,拦住雕翎的手,盘膝坐在床上,一脸的苦闷。

  雕翎觉得奇怪,便坐在床边,逗趣的问道:“今天和寻少爷玩了一天还不累啊?难不成现在还想去找寻少爷出去玩?”

  瑞儿抬眼看着雕翎,一副委屈的神情,“十三哥,我觉的林儿很讨厌我。”

  “嗯?”雕翎愣了一下神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因为他们这一天玩的可是够高兴的。“寻少爷怎么会讨厌你,小孩子哪来那么多的心思。”

  “我没有说谎,林儿虽然和我一起玩闹,可是他却不怎么开心。不是讨厌我,为什么不开心啊?”

  “他要是真的讨厌你还和你玩闹吗?估计是累了没有精神,明天就会好的。你快睡吧,休息不好,明天没有精神寻少爷还以为你讨厌他了呢。”

  “可是……林儿就是不开心嘛,我不想他不开心,我想和他成为朋友。”瑞儿嘟着小嘴,撒起娇来。

  “嗯……”雕翎想了一下,安慰说,“如果明天寻少爷还是不开心,那你就问他原因,或许他并不是讨厌你,或许就其它的事情呢,你们既然要成为朋友,你就要多去关心朋友,多为他分担不是吗?”雕翎说着扶瑞儿躺下,拉过被子为瑞儿盖上,“你快点休息吧,明天才有精力去帮寻少爷。”

  “嗯。”瑞儿点着头将双臂收回薄被中,轻轻的闭上眼,雕翎松下帐子,吹灭灯出去,瑞儿再次的睁开眼睛,对着床顶的帐子发呆。

  ————————————————————

  明月如灯,寻林站在寻千山和林碧青的房前凝望这房中的灯光许久,脑中回响起一个人的话来,“你不过是你师父师母的徒弟,他们疼你是因为没有孩子,当他们见到了瑞儿就不会再疼你了。再说徒弟说收就收说赶走就赶走了,而且你师父师母以后肯定还会收养其它的徒儿,到时候才不会管你呢。我师父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才离家出走的,不如你别回去了和我一起浪迹江湖去……”

  寻林眼中的泪水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防线滚落下来,他抹了一把泪低喃道:“周礼哥哥,我师父师母不会不要我的。”寻林再次的看向寻千山的房间,他心中慌乱不安,周礼哥哥的经历让他真的不敢去相信自己的师父师母不会将自己赶走。至少今天师母见到林瑞是的欢喜和眼泪告诉了他,瑞儿在自己师母心中的地位是自己根本不可能企及的。

  寻林抹着泪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蒙着被子哭了起来。

  次日,寻林刚睁开眼房门就被打开,林碧青笑盈盈的走进来。见到寻林已经醒了,走过去坐在床边,柔和的笑着问:“怎么醒了还不起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便用手去试探寻林的额头。

  “林儿没有不舒服。”寻林说着坐起身。

  林碧青轻轻的拍了拍寻林笑脸宠溺道:“快起床洗漱,师母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喝的桂圆莲子羹。”

  “谢谢师母。”寻林礼貌的笑了笑。

  林碧青察觉到寻林那没有任何感情的笑意,问道:“怎么不开心的样子?”

  寻林垂头一思,抬首望着林碧青认真的问:“师母,你将来会不会不要林儿?”

  林碧青被问的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捏了下寻林的笑脸引逗道:“你是师母的孩子,师母怎么会不要你。”

  “师父以后还会收其它的徒弟吗?”

  林碧青笑了笑,寻千山知道她喜爱孩子,自从生活安定富足之后便想多收养几个孩子,只是一直都没有遇到投缘的。

  “多收养几个,以后你就有兄弟姐妹,我们一家也就更加的热闹了。”看向寻林略显失落的神情,安慰的抚着寻林的头道,“无论以后你师父收养多少个孩子,我们都会一样的爱你,你是师父和师母第一个孩子。”

  寻林慢慢的将头埋在了林碧青的怀中,双手抱着林碧青的腰际,“师母别不要林儿,林儿一定会很听话。”

  “傻孩子小脑袋里想什么呢,你这么的听话师父师母怎么会不要你,就算你有了错,师父师母也会原谅你的,你永远都是师父和师母的孩子。”

  “师母……”寻林将手臂抱得更紧些,好似抱着一个温暖的梦。

  林碧青轻拍着寻林的背,“别撒娇了,快起来洗漱,再赖床羹汤就凉了,早餐后你师父还有话要和你说呢。”

  “师父……有什么话要对林儿说?”寻林试探的问。

  “这个师母就不知道了,快起来吧。”

  “嗯。”寻林在林碧青的帮忙中起了床。

  寻千山正坐在书桌边写着什么,见到寻林进来停下了手中的笔。寻林走上前几步,低声唤了句“师父”便垂下头去。

  “林儿过来。”寻千山招手让寻林走进跟前。寻林害怕的看了眼寻千山,慢慢的挪着步子走过去。寻千山一手扶在寻林的肩上,笑着柔声道:“师父师母有可能会在落日山庄住些日子,你以后除了平日功课外就和瑞儿多玩玩,瑞儿比你年幼且不会什么武功,这几年又吃了不少的苦,你凡事就多让着他。你是哥哥,应该多多的照顾弟弟知道吗?”

  “嗯,林儿记下了。”寻林点点头。

  “落日山庄不是寻府,在山庄内多守些规矩不可放肆知道吗?”

  “林儿知道。”寻林依旧点着头低声回答。

  “怎么到山庄就一直不开心的样子,是不是不习惯?”寻千山察觉再来山庄的路上寻林就有心事似的。

  “没有,师父,林儿很好。”

  “林儿,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告诉师父和师母,师父师母帮你。”

  “谢师父,林儿真的很好。”

  “那就先出去玩会吧。”

  “是,林儿告退了。”寻林慢慢的退出房间。寻千山看着寻林的身影长叹一声,有些许无奈,又有些许的怜惜。

  寻林在山庄也不认识人,最相熟的也只有林瑞,便去瑞儿的院子。刚走到院门口便听到了院中吵吵闹闹的声音,寻林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林原从身后走来,轻拍了下寻林的头,把寻林搂在臂弯揽着走进院中。边走边笑着调侃道:“是不是想找瑞儿玩?瑞儿现在应该不会出去,他平日内可是懒的很。”

  “原哥哥,瑞儿平日内都没有玩伴吗?”如果有伙伴不可能现在还呆在院中,至少他不会。

  “没有,你是他第一个朋友,听说你要来山庄,他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天天盼着你早点到。”

  “真的吗?”

  “当然。”

  两人刚一抬头一把飞刀就射了过来,林原揽着寻林迅速侧身躲闪,飞刀还是从林原的手臂划过,留下一道血痕。林原看了眼受伤的手臂,有抬头看向飞刀射来的方向,楚歌和雕翎正愣怔这看着自己。

  见到自己手臂上的血,楚歌尴尬的挠着头走上前,讨好的道:“林哥,这就是小伤,没事的。”说着嘿嘿干笑两声。

  雕翎同时躬身一礼,“是雕翎鲁莽,请林少爷恕罪。”

  “这是怎么回事,还动起了刀来了?”

  楚歌和雕翎相视一眼,眼中都有说不出的无奈。楚歌却转过脸调皮的笑着道:“就是比试一下身手,纯属失手,林哥莫怪。”说完转身对远处的惜月和怜月叫道,“愣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拿药来为林少爷包扎伤口。”惜月和怜月此时才从刚刚的惊险中回过神来,忙去找药和绢布。

  “你们这是比试身手?幸好进来的是我,如果是个不会武功的人,刚刚的飞刀能要了来人的性命。你们是向我坦白,还是去向庄主解释?”林原严厉的教训。

  楚歌也收起了刚刚玩世不恭的样子,虽然在别人眼中他天不怕地不怕,事实上他害怕两个人:第一个是自己的师父林碧落,那是因为敬畏;第二个便是庄主骆彰,是因为他总是有办法让你自感惭愧。于是便央求道:“林哥,你就原谅我们这一次,让庄主知道,我又要被教训半天。”

  “那你们就坦白因为什么事动手。”

  “这个……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想打架,现在打完了就没事了。”楚歌爽朗一笑,故作轻松的说。

  林原冷笑一声,“既然不对我说就去和庄主说吧。”

  “林哥,你不会这么冷漠无情吧?”还好兄弟呢!

  雕翎走上前躬身道:“是雕翎错,请林少爷不要为难楚少爷,雕翎愿受林少爷处治。”

  林原瞥了一眼雕翎,面无表情道:“既然不想让庄主知道,就不要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动静。”

  “是,雕翎知错。”

  楚歌听此话,是不追究了,笑着走到林原身边,一手臂搭在林原的肩上,“就知道林哥你不会那么无情的。”

  林原一把将楚歌手打掉,“你是不是嫌伤我太轻了?”

  楚歌看着林原手臂的伤口,也只是划破轻伤,傻笑两声,见惜月和怜月站拿着药和布在旁边,佯怒叫道:“还不快给林少爷包扎伤口。”

  “是。”惜月和怜月急忙走上前。

  在旁边一直愣站的瑞儿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楚歌上前拍他头一掌,“笑什么?”

  “我喜欢看你和林哥哥吵架时你窘迫的样子。”

  “嗯?”楚歌邪恶的瞪着瑞儿,一副恐吓的样子。

  瑞儿吐吐舌头,跑到寻林身边问:“刚刚有没有吓到?”

  寻林浅笑一下道:“刚刚原哥哥护着,我没有被伤到,只是连累原哥哥受伤。”寻林抬头看着林原歉意道,“原哥哥,对不起。”

  林原轻轻拍着寻林的肩头道:“还和原哥哥这么客气,原哥哥只是划破皮流了点血,算不上什么伤。你不是来找瑞儿的吗,现在你们就出去玩吧。”说着又看向瑞儿嘱咐道,“林儿可是没有你那么的贪玩,别把林儿带坏了。”

  瑞儿不满的噘着小嘴反驳道:“林哥哥就不会说句好听的。”扭过头拉着寻林便跑出去。

  林原看了眼被包扎好的伤口,又看向楚歌那恍若无事的脸,冷笑一声问:“你最近总是向城中跑,是不是为了那个叫连淑的姑娘?”

  楚歌愣了下,转瞬不满的责问:“你跟踪我?”

  “我可没有那份闲心,是鸪羽偶然看见你和连淑姑娘在一起……”

  “鸪羽?”楚歌吃了一惊忙问,“庄主和楼主知道吗?”

  林原冷笑问:“这么紧张,是怕自己被庄主责怪,还是担心那位连淑姑娘的安危?”

  “我……你都知道还问?”楚歌翻眼白了林原一眼,明知故问。

  “如果庄主知道,早就把你叫去教训了,还会让你在这儿胡闹?鸪羽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禀报,才对我说此事,你们应该知道庄主最恨的是君子门的人,你既然知道她的身份就不应该再与她有任何的往来。”

  “她一个小姑娘在鄂州无依无靠的委实可怜。庄主再恨君子门的人,也应该分清楚好坏,连淑与当年的事情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不用和我说理,有理你去和庄主说,看看庄主会不会听你的理由。”

  “我……庄主善恶不分!”楚歌决断道。

  “楚歌!”林原厉声吼道,“你太放肆了!”

  楚歌瞥了眼林原,“我才不在乎她是什么身份!”又转头对雕翎警告道,“如果你再伤害连淑,我会要你的性命。”说完冷哼一声扭头气冲冲的出去。

  林原看了眼雕翎,虽然当年在靖院的时候他们已经相识,但是当时的他们与现在完全不同。这几年来,他们都沉稳了许多,忧郁了许多。当年的靖院之难,让他们明白了很多东西,也深刻的懂得肩上担起的责任多重。

 

葬落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葬落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葬落日

十八年的兄弟情义,难敌一朝猜忌;一朝猜忌,难灭一片丹心。 三年前的一宗谋逆案,靖王命殒天牢,尸骨却不翼而飞,王陵中只有王妃遗骸。 三年后循着踪迹,将目标落在了江湖上的杀手组织鄂州落日楼。两任神秘楼主,缘何不以真面目示人?一位示人的落日庄主又有怎样的背景身世? 江湖上、朝廷上的势力开始汇集鄂州,君子门、蝴蝶谷、飞仙阁,皇帝、文臣、武将、地方官员。他们又是带着怎样的目的?是掀起风浪,还是平复创伤? 曾经的矢志不渝,如今的海誓山盟,一场场痴恋,将揭开怎样的恩怨情仇?当日落西山,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