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 > 正文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天上掉下个小娘子》

发布时间:2020/9/17 18:10:25热度: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是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张老夫人那模样能够骗过在场大多数人,但苏妗一瞧便知晓她装受伤,不过是为了博取些同情罢了,故而自然是不会让张寡妇如意,刻意...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

“不必了,还是进屋里再说吧。”张老夫人没想到李大夫会来的如此快,下意识摆手,想要挣开苏妗的钳制。

苏妗哪里会让她如愿,自然是不肯撒手,面上带着明显的忧思道。“您身上这伤是因为纪洛,虽说纪洛乃是无心,但若是有了个什么好歹的,那些叔叔伯伯气不过追上了门来,届时便麻烦了?”

“还是先让大夫看看,这样婆婆也好放心不是?”

前头搀扶着纪猎户的张寡妇停驻了脚,回过头便只瞧见苏妗抓着张氏不肯撒手,还打着自己的名头,当即调转过头,黑了脸色。“你干什么?我娘不想看大夫便不看,你怎么如此多话?”

张寡妇心里门清,毕竟张老夫人只是装病讨些同情而已,若是当真让大夫看出什么来,那不是当场戳破了自己娘俩之间的那点小心思吗?

张老夫人那模样能够骗过在场大多数人,但苏妗一瞧便知晓她装受伤,不过是为了博取些同情罢了,故而自然是不会让张寡妇如意,刻意忽略过张寡妇的话,她对着李大夫勉强挤出个笑来,柔声道。“李大夫,我公公先前一时情急下下了地,现下不知道伤没伤到筋骨,劳烦您连带一同帮我公公看看了。”

自打上次夜里来纪家走了一趟后,李大夫便对张寡妇没啥好感,再加上苏妗面上醒目的巴掌印,自古以来弱者总归是受人同情,此刻眼见这张寡妇这急吼吼就要进屋里的模样,心里对苏妗有了偏袒,自然是当即顺着苏妗的话来说。

“若是当真扭伤了,那还是仔细瞧瞧正正骨,省的日后磕碰到,留下隐患。”

苏妗也没想到李大夫竟是如此上道,眸底不由浮出了一抹笑意。

眼见李大夫都如此开口了,张老夫人自然是知晓不能推脱,扶着腰忙在李大夫还没走近的时候,便自个儿寻了一个台阶下。“不妨事,不妨事,我这腰伤是老毛病了,还是劳烦李大夫先去给我女婿瞧瞧。”

“我女婿可是家里头的顶梁柱,比我这个糟老婆子要紧,若是磕到碰到可是不得了,还是劳烦李大夫仔细着些了。”

这张老太婆倒是比张寡妇还要难缠上几分,苏妗眉梢微微一扬,目光登时挪开扫向了自己房间,苏谦的小脑袋在房门口探头探脑的,接触到她的目光后微微一愣,而后方才点了点头。

纪猎户原本是想着进屋再处理这些糟心事的,却不妨李大夫说出这样一串话,危及到身上的伤口,他便也不好再加动作,正缓缓转过身子来的时候,却只见毫无存在感的苏谦不知打哪里冒了出来,费力的拖了一张椅子在纪猎户的身后摆好。

苏谦一出现,原本劝架的那些邻里当即就吃了一惊。

“这不是苏三丫的那个弟弟吗?”

“不是听说得了痨病?快死了吗?”

“哎,听说不是痨病,只是烧的比较严重而已,要不是被苏三丫给救了回来,怕是就没了。”

....

李大夫蹲下身子给纪猎户仔细检查的时候,发觉苏谦站在一旁,好奇的目光不住的在他的身上流连着,李大夫上次见这个小男童,他还气若游丝的躺在床榻上,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模样,现下精神十足,想来是被苏妗照顾的不错。

似乎是注意道李大夫的目光挪动到了自己的身上,苏谦别别扭扭的不好意思跟李大夫对视。

李大夫觉得甚是有趣,就不由多看了苏谦几眼,而后发觉苏谦的怀里头竟是抱着一本医书,他目露讶异,却最终不曾开口说过些什么,只是调转过头,继续给纪猎户检查起腿伤来。

纪猎户现下的气血,比初时伤腿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丢失的气血也很好的被补充了回来,看来被人照顾的很好,李大夫就算是不喜欢搀和旁人家的家世,心里也是有数,将纪猎户照顾的这般好的,到底是谁。

“虚亏的气血很好的补足了回来,只要再多加调养,思虑莫要过重,想来要不了多久便可下地了。”

听到李大夫这样说,纪猎户先是一喜,而后想着这些日子过来,心里极为不是滋味了,他心情十分复杂的看了张寡妇一眼,最后倒是什么都不曾说。“多谢李大夫了。”

“既然公公无碍,那便好。”苏妗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继续道。“再劳烦李大夫帮老夫人看一看,这腰伤也不是个小事。”

话已至此,虽说心里头对苏妗十分不满,但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张老夫人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让李大夫检查了一番。

李大夫仔仔细细的给张老夫人检查了一下腰。“倒是并无什么大碍,兴许只是动作过大略有牵扯罢了。”

听李大夫并未戳穿自己,张老夫人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便听苏妗故作迷茫的开口问道。“既然老夫人说是旧疾,可需要敷药?”

李大夫收拾箱子的动作微微一顿,抬眼就看见苏妗那醒目的面庞,从药箱里头掏出瓶药来。“这药敷在面上,过不了几日,面上的印记便会消下去了。”而后他顿了顿。

“至于张老夫人的腰伤,这做多了农活的妇人腰上大多是带伤的,老夫人身子硬朗,过两日自然好了。”

这意思不就是张老夫人没病装病吗?只是到底李大夫还是顾忌了一下张老夫人的脸面,没有明说罢了。

只是但凡一个明白人,都懂这意思。

眼见李大夫跟苏妗一唱一和的,张老夫人只觉得那张老脸都挂不住了,偏生人家说的又是实话,让她根本没地反驳去。

张寡妇一向是个护犊的,眼见张老夫人没脸,当场就不干了,瞪着一双眼珠子。“你什么意思啊?我娘年纪大了,扭伤腰不要紧?她个贱蹄子面上落个巴掌印,隔两天不也就消下去了吗?你还给她药?”

“我跟你讲,我是不会付这药钱的!”

李大夫原本收拾了东西想走,听到这话,当即面色就黑了下去。“这隔壁邻里的,这伤药也不值几个银钱,我本就没准备收钱!”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那像是点了炮仗的张寡妇当即像是揪到什么错处似得。“那你这么好的心肠?怎么不送我娘一些药?”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大夫未曾想来看一次病,竟是招惹到一身腥,气得浑身发抖。

“谁知晓你存了什么心思.....”

李大夫被气的看着张寡妇半天说不出话来。

“婆婆,我知晓你看不惯我,可李大夫一片好心....”苏妗方才开口说了一句话,便被张寡妇堵了回去。

张寡妇今儿也难得的聪明了一回,知晓原本对自己大好的局面,被苏妗四两拨千斤的直接板正了过来,索性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她就破罐子破摔,这日子她是没法子过下去了。

她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样的气。

“纪强,我今儿个就跟你摊开来说个明白,这个家,只要有她,就没法过下去了。”

“今儿个要么把这贱蹄子休了扫地出门,要么,咱们这日子也别过下去了!”

虽说原先心里头便有这个猜测,但万万没想到张寡妇当真如此沉不住气,被这样小小刺激便说出了口?

苏妗眸底浮出一抹浅浅的笑意,一时竟是有些期待起来,说来,她也实在不甚喜欢在这个家里头待着,张寡妇看着她不顺眼,处处给自己找事,她还瞧着张寡妇膈应的很。

若非是掂量着纪猎户那点救命之恩,能够让她不至于落到这个身子里头,活不过来又成了孤魂野鬼,她何须苦苦在这撑着?

若是当真纪猎户做主休了自己,那自己还顺势得了自由身。

至于救命之恩,至多日后相报便是。

纪猎户万万没想到张寡妇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当即额角青筋暴起,实在是琢磨不透自己怎么会娶了这么个胡搅蛮缠的女人?他忍了又忍,张了张嘴,甚至还来不及说一句,一声沉着的男音便掷地有声的落了下来。

“我不!”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齐齐讶异的挪动到了说话之人的面上,只见纪洛捏紧个拳头,赤红着一双眼,死死盯着张寡妇,像是随时会扑上前一拳头轰下去似得。

那如同被逼至绝路的野兽般的眼神骇的张寡妇不轻,下意识就退了几步。

“我不。”纪洛从牙缝之中挤出两个字,而后便一把将苏妗抱进了怀里。“我不!”

纪猎户原本带着几分激动的目光,在瞧见纪洛浑浑噩噩的伸手抱住了苏妗之后,逐渐暗淡下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想来纪洛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听到了张寡妇开口说要把苏妗休了。

纪洛虽说心智不全,但是,一些简单的字眼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娘子,娘子。”纪洛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般,死死抱着苏妗不肯撒手,阴狠的目光不停落在面前的那些人身上,仿若面前的这些人都是坏人似得。

苏妗伸手拍了拍纪洛的手臂,有了纪洛这么搀和,她估摸着纪猎户是不会同意的。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上掉下个小娘子

苏妗觉得自己的人生当真是多姿多彩。  以为自己这辈子走到头了,万万没想到。  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原以为自己这次开了金手指,大可所向睥睨的苏妗傻了眼。  发觉自己的身份突然从倾国倾城的苏家大小姐苏妗。  变成了土里土气的乡村小酒娘苏曲儿。  啊,老天爷是见不得她好还是怎么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