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寡妇皇后 > 正文

寡妇皇后第9章装模作样

发布时间:2020/9/17 19:47:51热度:

《寡妇皇后》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主要讲述:韩戒被她提醒,这才朝着韩允跪下来,恭敬地磕了一个头,“孩儿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寡妇皇后

一听管公公提起韩戒,皇后便一阵心慌,讪讪笑道:“这……戒儿是最近懂事了不少……”

“皇上,您也许久不曾见过小殿下了,不如趁此机会把他叫来与你一同用饭?”管公公热心向韩允提议道。

韩允皱了皱眉,沉思片刻,点头道:“那就把他叫过来吧。”

皇后一听皇上要见,一时慌张也想不出什么推脱之词,只好扭头吩咐贴身嬷嬷,“去把小殿下请来吧。”

那嬷嬷领命出去,不敢怠慢直奔韩戒所住的偏殿,到了门前,只见殿门闭着,心里火急火燎的,抬手便粗鲁捶门,并压低声音喊道:“宋妈妈你给我赶紧开门!”

那宋妈妈正在给韩戒热中午吃剩下的冷饭,听到是皇后那贴身嬷嬷在捶门,不敢耽搁立即跑过来开门。

门一打开,那嬷嬷便冲进屋内,嘴里厉声道:“大皇子人呢?赶快跟我去见娘娘和皇上!”

宋妈妈一听皇上二字,不免高兴,忙冲着卧房叫道:“殿下,殿下快出来,快跟着嬷嬷去!”

韩戒此时正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翘着脚在放空脑袋。听到宋妈妈这激动的话,心中也没多少波动,只是想,看来果管公公果然向皇上提到了他。这管公公对他这么好,是打着什么目的?虽然他比宫里大多数太监宫女对他都和善。可他就是个不受待见的人,他又凭什么对自己好呢?

他从床上坐起来,慢吞吞下床穿鞋,那嬷嬷看不得他这副磨磨蹭蹭的样子,冲过来,把鞋往他脚上一套,推了他一把,道:“行了行了,赶紧走。皇上和皇后娘娘还等着呢。你过去以后若是皇上问起你日常起居,记得要说娘娘对你很好,照顾你吃穿饮食很周到很用心。记住了吗?”

韩戒勾了勾嘴角,点点头,“我记住了。”

他走到门口时,那嬷嬷看到他后背上那补丁,忙拉住他,转身问宋妈妈,“给大皇子拿身新衣服来!这一身破旧衣裳过去,你是想让皇上看到娘娘对你们不好,是怎么地?”

宋妈妈连忙去柜子里翻出一套衣服来,却也不是新的,只是没补丁罢了。她小心翼翼地捧着衣服来到嬷嬷面前,“殿下只有这身衣服还算是好的。今年还没有做新衣裳。”

嬷嬷气的咬牙切齿,却也没有别的办法,抢过衣服,把韩戒身子转过来,扒拉下他身上的那套衣服,把这能看的一套给他穿上。

“走吧走吧!给我记好了到皇上面前该怎么说。若是皇后娘娘因为你被皇上责骂,你小心这冬天没棉袄穿!”

韩戒被她粗暴推搡出门,又抓着胳膊朝宁仁宫正殿跑。韩戒任由她拖着,见她那副着急忙慌的模样就觉得可笑。

当他被拖到正殿门外时,嬷嬷又指着他鼻子问他记住她教的话没有,他点点头。嬷嬷这才放心,换了副表情,牵着他的手踏进殿门。

走到一侧吃饭的小厅,回报道:“大皇子来了。”

韩戒被她暗暗掐了一把手背,把他往前一送。他便顺着她的力道,朝前走了两步。

他面前是一个摆满了美味佳肴的桌子。饭菜的香气飘过来,直往他鼻子里钻。他的肚子立马被勾的咕咕直叫。

他盯着桌子上一盘烤鸡,好想吃那只烤的金黄油亮的鸡啊。

皇上正低头喝茶,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皇后却是时刻盯着他的,见他进来便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桌上的吃的,只差流出口水来。忙偷偷观察身旁的皇帝,见韩允并没有注意韩戒,便立即开口笑道:“戒儿,还不快见过你父皇。”

韩戒被她提醒,这才朝着韩允跪下来,恭敬地磕了一个头,“孩儿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这句话还是宋妈妈教他的,若不是宋妈妈教他,只怕他会学着那些宫女太监,见到他的父皇和皇后自称奴婢了。

韩允这才抬眼瞧他一瞬,然后沉声道:“起来吧。”

韩戒从地上起身,皇后便热情地招呼他道:“来,戒儿到这儿来。咱们陪着你父皇一起用晚膳。”

韩戒走到皇后身旁,有宫女过来帮他净手,又给他端上一碗香米,他纵然比同龄孩童成熟,但终究只有十岁,又时常吃不饱饭,见到这一桌子美味佳肴,便一心只想着吃了。

但早已养成的察言观色本能又叫他不敢随意动,直到看他的父皇执起筷子,才跟着动筷。眼前放着的是一盘青菜摆盘,中间是晶莹虾仁的菜。韩戒小心夹了一块虾仁,送到嘴里。咀嚼两下,便满嘴口水。他慌忙把这好吃的吞下肚。又去夹了一筷子。

上次吃这虾仁,还是在一年前了。皇后身边一个宫女从皇后那里得到的赏赐,忘了吃,在屋里放出味道来了。见他经过,便给了他。他当时还不知道这是什么。那宫女嘲笑了他一通,然后告诉他是海虾,从海边运到宫里来的,就是在宫里也不是能常吃到的美味。

他不在意这早已变味儿的虾仁,一个人抱着碗,在墙角吃的十分香甜。以至于晚上拉了肚子,还觉得太浪费。

皇后怕韩戒做出什么失了体面的举动,便打眼色叫嬷嬷过来看着韩戒吃饭。她则笑意温柔起身为皇帝布菜。口中讲着叫皇帝不要太过操劳,要保重身子,需得日日进补之类。

韩允一言不发,吃到一半,对皇后道:“皇后不必这般亲力亲为,坐下来与朕一起用饭吧。”

那边看管着韩戒的嬷嬷见韩戒起身去够那烤鸡,慌忙拦下来,装作和蔼道:“殿下,这鸡需得厨子切好了才能吃。奴婢这就让人切去。”

说完,将那只鸡端给一旁宫女。宫女忙端出去。

韩允这才侧头看了眼吃得满嘴油光的韩戒。韩戒接收到来自他父皇冷漠的眼神。一时紧张便打了个饱嗝。

“用膳规矩,没有人教过你吗?”韩允冷声道。

韩戒低下头来。皇后紧张地从椅子上下来,向皇帝福身道:“是妾身失职。”

韩允不置可否,低头继续用饭。

管公公这时上前来道:“凡事不能操之过急。皇上不必对小殿下这般严厉,皇后年轻,小殿下又才到她身边不过一二年,需得慢慢教,才能改掉以前的毛病。”

“皇后辛苦。”韩允公式化道:“赏。”

“是。”管公公应道。

皇后连忙又福身,“多谢皇上。”

“我吃好了,父皇。”韩戒从椅子上下来,淡淡道。

吃饭原本该是放松愉悦的事情。但是在皇帝面前,再美味的东西吃进嘴里,也同嚼蜡。更何况,他一不小心就会做出不讨喜的举动。他怕他的父皇一时看着他烦,把他赶出皇宫。

“吃饱了,便去吧。”皇后抢在韩允前发话。说完才对皇帝歉然一笑,“就让戒了先回去歇着吧。他一个小孩子,陪着我们两个大人,也没多少意思,反倒局促。”

韩允点头,对韩戒道:“去吧。”

韩戒如蒙大赦,退出正殿来,才敢大喘了口气。走了两步,回味起今夜吃的东西,万分可惜那烧鸡没吃到嘴里。

晚膳撤去后。皇后又陪着皇帝喝茶。韩允并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因此大多数时间都是皇后在找话题。不知不觉到了该歇下的时间。

韩允起身道:“皇后身子才好了些,别陪着朕说话了,去睡吧。”

皇后一见韩允竟然要走,便有些着急,“皇上……”

她满心都想韩允留下来,却又碍于身份和脸面,不知该怎么开口。

“明日,朕还要上早朝。”韩允看出了她眼神里的恳求不舍,“歇在你这里,起得早,倒扰了你休息。过些日子,等你身子痊愈了朕再来。”

“妾身已经无碍了。”皇后试着大胆朝韩允接近几步,然后仰起脸来,眼中含着点点泪光,柔声哀求道:“皇上,你可怜可怜我吧……妾身想早日为您生下皇子,为您开枝散叶。”

韩允沉默片刻,“最近朕没有心情,过段时日再说。”

韩允从宁仁殿中走出,沿着宫道步行回朝阳殿。

韩戒因吃了一半饭,想到餐桌上父皇对他的态度冷淡,自己活的这般了无生趣,心情郁闷,便没有回偏殿,而是溜出宁仁宫,爬上了宫道旁一棵大树上。他没想到皇帝今夜还会从宁仁宫出来。

远远见到父皇的仪仗,由远而近。他不敢跳下树来跑走,生怕惊扰了他。便在树上藏了起来。夜色静谧,父皇与管公公说话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只听韩允道:“今日,你特意提醒朕韩戒在皇后处,打的什么主意?”

管公公赔笑道:“皇上,奴婢哪敢特意提起,不过是顺嘴一说。”

“你这嘴真会顺。”韩允的话听不出喜怒。

“小殿下无论如何是您的骨血,如今已经长这么大了。皇上,您也该正视他的存在了。”管公公道。

“为何?”

“我瞧着小殿下非同一般。”

“这又如何说起?我看也就是个没多大出息的。”韩允冷冷道,“瞧瞧今日晚膳他那番模样,哪像皇家子孙出身?”

“那是没人真心管教他。”管公公叹息道,“我有时与他遇上,与他说话。倒觉得这孩子沉稳得很。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模样。”

“依着你说,朕该将他重视起来不成?”

“小殿下非正妃所出。宫里也到处流传他的身世来历。想来他也时常耳闻。这些个人又都长了一副势利眼。叫奴婢说,这小殿下这日子过的还不如一个做奴婢的自在。这若是传出宫去,不是叫人议论皇上不爱幼吗?即便是表面功夫,皇上也该做起来才是。”

韩允沉默半响,“先叫皇后多操心些吧。朕这心里实在……”

“奴婢懂。倒是奴婢的错了,惹皇上想起旧事。”

寡妇皇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寡妇皇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寡妇皇后

护国公府小姐莫茵自小便在姑姑的影响下,深知皇宫内院生存艰险,因此立誓不入皇家。只愿找个寻常男儿,夫妻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只是天不遂人愿,她初嫁便死了丈夫,成为寡妇。太子韩戒登基称帝,派人求娶,她却誓死不愿再嫁,他用手段,逼她入宫为后。若有来生,愿你不在皇家,而我还未出嫁。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