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知识网

手握高科技战斗却打得丑陋无比,曾国藩真的只会打呆仗吗?

涂涂乐了

2021/7/22 21:26:03

手握高科技战斗却打得丑陋无比,曾国藩真的只会打呆仗吗?

其他回答(1个)

  • 旅小丫爱旅行

    2021/7/25 8:57:45

    1986年5月14日晚,苏联每一台打开的电视机中都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当时的苏联主席戈尔巴乔夫,在这个晚上,他终于公开说出了切尔诺贝利核爆炸事故,而这个时间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过了18天,那是噩梦般的十八天。

    就在十八天之前的4月26日深夜,普里皮亚季市发生了一件足以让人类铭记的事情。

    这座城市是为了距离城市**里之外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而建造的,但在那一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4月26日深夜1点23分,切尔诺贝利的技术人员需要对核电站做一个实验,地狱之门也因此被打开。

    根据后期苏联官方的解释,爆炸是因为技术人员的操作失误,核反应堆出现了温度异常。

    异常几十秒后,紧急暂停按钮被按下,反应堆内部高温从700度上升到2000度,爆炸开始了。

    爆炸轻而易举的将上方反应堆上方重达1200吨的封顶掀开,核反应堆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大量核燃料溶解之后的辐射粒子直接伴随着蒸汽与气流开始向外逃窜,甚至直接喷发到了数千米高的高空,然后四处溅落

    根据当时目击者回忆,那时候的夜空漂亮极了,整个天空流光溢彩,如同彩虹一般美丽,那是来自死神的死亡惊艳!

    爆炸三分钟之后,核电站的消防队就迅速出警,第一时间就乘坐了消防车开往现场灭火,在路上因火势较大,开始呼叫普里皮亚季市的消防队支援。

    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这些第一批赶往现场的消防员,他们要扑灭的并不是普通的起火,而是因核爆炸而产生的大火!

    在当时发生爆炸的4号机组厂房上方辐射强度一度达到了两万伦琴,内部辐射强度高达三万伦琴,而人类在五百伦琴的辐射照射下,一小时就会急性死亡!

    所有的消防员都没有穿戴防护装备,直接按照普通的流程开始了灭火,一批勇敢的消防员登上了房顶,开始直接向起火点喷水灭火。

    而另外的一批消防员则在外围布满辐射溅发物的空地上灭火,有一些消防员甚至直接踩在了石墨块上灭火,那些石墨块是包裹反应堆使用,具有极强的辐射性!

    凌晨2点10分左右,明火被基本扑灭,第一批的消防员也发现身体开始头晕,并且剧烈的呕吐,这批消防员被换了下来,送到了医院。

    这第一批赶到现场的消防员在之后的三个月内全部去世,在去世的时候皮肤剥落,全身有灼烧感,全部因辐射板病致死。

    三小时后,消息被传回克里姆林宫,但戈尔巴乔夫只是知道了一座核电站发生了火灾,于是立即咨询了当时的苏联最高科学权威:苏联科学院院长兼原子能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德罗夫院士。

    但这位已经八十三岁,早已经脱离一线工作的院士自信满满的对戈尔巴乔夫说:反应炉军绝对安全,就和烧开水一样安全!

    因为这句话,没有人将这次事故放在心上,26日白天,一只军队开到了普里皮亚季市,并且开始测量辐射指数。

    中午的时候,辐射指数就超过了正常值一万五千倍,到了晚上的时候辐射值已经超过了正常值的六十万倍!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里之外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内,反应炉还在持续高温,辐射物也正随着被炸开的口子不断散发到空气中,并且随风飘散到了周边地区。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的军队立马前去核电站周围测试,而测试结果显示:2080伦琴!

    消息传回克里姆林宫,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立马疏散普里皮亚季市的全部居民。

    27日上午十一点,事故发生后三十三小时,一千辆巴士抵达普里皮亚季市。

    留给普里皮亚季市居民整理物品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普里皮亚季市居民在离开的时候也大多以为是暂时的,并且在门上贴上了纸条、

    比如“亲爱的好心人,请不要在这里寻找贵重物品,我们没有贵重的东西,想用什么尽管用,但是请不要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我们会回来。”

    28日苏联军队开始大批抵达,同日苏联电视台终于播出核电站“事故”的消息,但这时候的辐射物已经到达了上千公里外的波罗的海,与此同时,美国与欧洲也开始注意。

    通过间谍卫星热成像系统,欧美也发现了出事的切尔诺贝利,面对这样的情况,苏联还在捂着盖子声明非常简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意外,当局已经采取行动处理了问题,并为受灾者提供救援,政府亦已成立调查委员会。

    因为官方特意隐瞒,在救灾现场,牺牲也越来越大,苏联一共动员了十几个作战师,阿富汗总指挥被调回国内指挥这一次的救灾。

    但这是一场自杀式的救灾,因为反应堆还在持续燃烧,苏联军队的第一件事就是扑灭大火与降温。

    80架米-6与米-8直升机被调集,苏联军队在核电站上空两百米处徒手从飞机上扔下沙袋和硼酸,沙袋用来灭火,硼酸用来中和辐射。

    在这个高度,飞机内部的辐射测试仪已经爆满,但顶格之后还在疯狂的跳动,而飞机上人的防护也仅仅只是带了口罩,简单的用铅皮裹了一下地板。

    在随后三千架次的任务中,火势被控制,温度也被控制,但结束任务之后的飞行员回来就开始不断地呕吐,感染上各种各样的辐射病,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最终为了彻底的堵上核电站被炸开的口子,苏联军队最终动用上了米-26吊装了一块重达三十五吨的混凝土给核电站上盖。

    执行这个任务的是苏联空军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卡拉佩田,因为吊装高度很低,直升机旋其的辐射粉尘包围了飞机,但最终还是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

    四年后,因移植骨髓无效,卡拉佩田最终死于白血病。

    悲壮的救灾工作不止在空中,地面与地下同样充满了牺牲!

    事故发生的四号反应堆碎片大多散落在厂房的楼顶上,需要尽快清理,不然后果将不堪想象,可是散布着碎片的屋顶辐射值也超过了一万伦琴,怎么清理?

    在开始的时候,派出的是机器人,可是这些机器人无论是苏联自己的,还是外国支援的,全世界最先进的机器人都瘫痪在了这一片房顶上。

    最终苏联决定,换“生化机器人”上,大批量的年轻士兵被调集在事故现场,全部穿上厚重的铅服,但即使是这样,每个人也只能工作四十秒,多人轮换来。

    根据上去了之后下来的人描述,上去了之后嘴里全部是金属味,眼睛酸涩,仿佛被吸血鬼吸干身体,不断地有人流鼻血,不断被送往医院。

    留在现场的士兵全部都在不停抽烟,只因为据说香烟的烟粒子能够吸附一些进入肺里的碘同位素,再一起被呼出来,多少能够减少通过空气产生的核沾染。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地下,因地下室积水较多,如果蕴含着大量辐射的炙热岩浆融穿地板接触到这些地下水之后,将会发生巨大的蒸汽爆炸,整个欧洲地区都将受到影响。

    同时因为此时的地下室已经充满积水,内里一片漆黑,狭窄阴暗,只能让对于内部熟悉的人来,外人无法进入,最终三位勇敢的英雄站了出来。

    他们分别是切尔诺贝利值班长鲍里斯·巴拉诺夫,2号涡轮间控制单元高级工程师瓦列里·别斯帕罗夫和2号反应堆高级机械工程师阿列克谢·阿纳年科。

    经过这三位英雄的努力,水池中的放射性冷却水被排空,熔融物只是落到了空空如也的地下室中,并没有发生爆炸,拯救了欧洲

    与此同时,还有一只矿工队伍在地下拯救苏联,因为融化物带有高温,一旦融穿混凝土工事,将会进入苏联的地下水系统,到时候整个苏联的地下水都会带有辐射性。

    这一只矿工队伍需要从3号反应炉那里先下挖12米,然后再向4号反应炉下方挖出一条长达150米的通道,最后再挖一个高2米,宽30米的空间,用来装一套冷却装置。

    此时地下的温度超过五十摄氏度,辐射强度超过一万伦琴,矿工根本没有办法戴呼吸面罩,就打着赤膊开始挖掘。

    这批矿工的四分之一最后都在四十岁之前死亡。

    所有在核电站发生事故之后参加抢险的工作人员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清理人”,根据统计,苏联一共投放了五十万名“清理人”其中大约百分之十都因为受到各种辐射牺牲,而且不包括更多的并发症以及终身残疾。

    在抢险完成之后,所有用于抢险的装备被全部废弃,因事故而死亡的人全部被装入铅棺,因为他们的尸体也成为了一个个的辐射源。

    然而,即使是再周密的**,再完整的防护也不能封住,也不应该封住人类对于切尔诺贝利的反思与警钟长鸣!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